<address id="jzzdt"></address>

                民風網
                民風網
                社區風采

                與行云共舟 與學子共求(三)

                文章來源:民風網 更新時間:2020-10-29367

                秋色沈體

                與行云共舟 與學子共求

                ——龍源集團沈體項目公司見聞之三

                上文提到,龍源集團奉行“市場化+親情化”的經營模式,既遵循市場規律,又奉行親情理念,切實規則誘導、環境誘導、親情誘導,實現管理育人、環境育人和服務育人。協助高校,后勤育人,以達初心。

                既往情結縮影

                保潔阿姨與孩子們的互動

                 保潔阿姨與孩子們的互動

                任麗華

                景麗華與孩子們的互動

                曲春蘭與孩子們的互動

                盛莉與孩子們的互動

                 盛莉與孩子們參加社區服務活動

                阿姨與孩子互動

                知心姐姐徐輝

                楊桂娥與大學生互動

                “為我最喜愛的管理員阿姨戴紅花

                “她們迎接學生于清晨,一直守候至深夜。看似陌生人,卻早已經慢慢的融入到你的大學生活。或許,你不知道她們的姓名;或許,你認為她們只是宿舍樓的管理員。但她們早已把你當成自己的孩子!今天,我們給她們一個展示自己的平臺,選出你心中的‘最喜愛的管理員阿姨’,為她送上你的‘紅花’。”這是前幾天,沈體公寓舉辦的“為我最喜愛的管理員阿姨戴紅花”活動的推介詞。

                帶紅花活動

                帶紅花活動

                參加戴紅花的是所有沈體的學生。“戴紅花”活動采取公寓APP和現場兩種渠道“配戴”。沈體12個學生公寓的24名管理員阿姨接受“戴花”。

                據了解,類似的活動,每年都進行一至兩次。以增強服務育人意識,增進“阿姨”與大學生之間相互理解與交融。

                公寓經理喬蓮

                “公寓管理三責任,安全、衛生、做親人!”

                喬蓮,沈體公寓經理,已在龍源集團工作多年,是個精明的管理者。她說,“公寓管理三責任,安全、衛生、做親人!”

                所謂安全,就是防止各種風險,排除風險隱患,是傳統高校后勤的重要職能之一。包括合理布設公寓內各種設施,防止外人與異性學生進入,維護洗衣、飲水設備和洗漱、衛生、天棚門窗、消防設施,以及宿舍桌椅床鋪、電器電路的安全,排除一切風險隱患。

                所謂衛生,也是傳統高校后勤的一項重要職責,即環境保潔。重點是公共空間的衛生,如走廊地面、墻壁、窗戶等衛生保潔,公共衛生間、洗漱間的保潔。協助學校宿管部門,指導考核宿舍內的衛生及物品擺放等,維護室內環境整潔。

                所謂做親人,就是拿學生當自己家人一樣對待。喬蓮說,“每個孩子都是父母家人的寶兒,可不能在學校里出啥事兒,那樣的話,誰都受不了!”所以,要像對待家人一樣,去呵護,去愛護,去扶育。

                龍源集團自成立之日,就確定了公寓“三責任”。前兩者以市場機制營造舒坦環境。后者,是以情感融合實現春風化雨。

                為確保“三責任”切實履行,他們逐步摸索出一套標準化管理體系,從公寓經理、樓長,到管理員、保潔員,每個崗位都有嚴格的崗位職責與詳盡的履職標準,形成《一崗一冊》,體系清晰而履行。

                筆者來到她的辦公室拜訪,還沒等說完來意,就不斷地有請示、報告的。如昨晚一個學生訓練受傷,幾個陪護學生晚歸的情況,申請在其他公寓安排一樓床位。再比如,公寓內公共衛生間下水故障,申請專業維修工來疏通。再比如,運送垃圾的電動車電路系統故障,申請送修等等。不到半個多小時,接連五個請示報告。我一邊翻閱《一崗一冊》,一邊等著她處理問題。“真夠忙的!”我下意識地流露,打擾了她的思維,“不好意思,每天都這樣,竟是些瑣碎的事兒。一忙就忘了你還在呢!”轉而,“過一會兒,我還得去幾個公寓走一走。還得說聲抱歉,我們有規定,外人是不允許進入公寓參觀的。”

                與校方溝通宿管,處理設施報修、巡查公寓環境等,是她工作的常態。幾個小時以后,我在3號公寓門前,遇上剛從公寓出來的她。“喬經理,你還真挨個兒樓走呀?”“那可不,你以為我是說說的?”她笑著說,“天冷了,公寓封閉也嚴實了,得到各宿舍仔細看一下。要不,心理沒有底呀!”我問她看什么,她說,主要是宿舍內的衛生環境,床鋪整潔情況,用電器情況。

                據她介紹,公寓中的男生宿舍住6人,用電額定功率為1000W。女生宿舍為4人,用電額定功率為800W。若用大功率電器,就容易引起火災。如果不能用心監管,就容易出問題。雖說不能每天都把這12個公寓走完,至少2天查一遍。

                保潔員

                 “這大袋垃圾,我每天都得拖出去十五六袋!”

                八點多鐘,學校開課,學生紛紛離開公寓。此時也是保潔員最忙的時候。保潔員大姐說,“很多學生怕上課不跟趟,早練之后,去食堂買了快餐,回宿舍吃。加上頭天晚上的,垃圾就特別多。這天兒也冷了,不趕緊清理出去,公寓里空氣就不好。”

                公寓

                “每天能清理出去多少袋?”保潔員大姐看了看運垃圾的車廂,“我搬出來6袋了,里面還有9袋。”“每天都這樣嗎?”“差不多吧,這大袋垃圾,我每天都得拖出去十五六袋!其他人也一樣,好像研究生樓能少些。學生大了,會自理,一般都能把垃圾帶下來。”

                據樓長徐輝介紹,沈體公寓大都按照一個設計標準建造的,每個公寓樓都是六層,每層都有兩個公共衛生間、兩個洗漱間。女生公寓一般住500余人,配2個保潔員。男生公寓一般住700余人,配3個保潔員。由于是十幾年前的建筑,沒有配備電梯,保潔員往下運垃圾。大垃圾袋裝滿都很沉,搬不得勁就得拖。所以,保潔員大姐稱為拖垃圾,很辛苦的。“不過,辛苦歸辛苦,心情還不錯!”

                看我沒明白這話的意思,她又說,“我經常幫助保潔員大姐搬運垃圾。有很多孩子知道垃圾分類,把可回收利用與不可利用分開。有的還特意把瓶子等能賣錢的,裝到塑料袋里,放在一邊。能看出孩子們對保潔阿姨的心意。保潔員大姐說,每次聽到孩子們說‘阿姨辛苦啦’,心理總覺得暖乎乎的。”“我們家這些保潔員大姐經常說,孩子就是孩子,長多大也是孩子。看到這幫孩子打心理高興,家家都有孩子,家家也都是為了孩子!”言語樸實卻意味深長。

                阿姨們的牽掛

                “誰家孩子誰能不認識?”

                在3號公寓門廳,與管理員王明偉聊起“孩子們”。

                她說,公寓里住著500多名女孩子。前不久,又住進來一部分體院附屬競技學校的十歲左右的小孩兒。“這500多學生你都認識嗎?”面對提問,她笑說著,“誰家孩子誰能不認識!”看得出,她把學生視為自己的孩子。

                王明偉她說,她來公司工作兩年多,管理員的崗位第一要領,就是在三個月內,對公寓入住學生的識辨率達到80%以上。所謂識辨率,就是知道是本公寓的孩子,并且知道住在哪個寢室。半學期之內,都得能叫上名字。“是咱家的孩子,一打眼兒就能認出來。若不是,我也一眼就能看出來!”

                沈體公寓共有24個管理員。在招聘時,剛性條件就是記人。如果不能保證記住人,那就適應不了這個崗位。所以,管理員不分年齡大小,記憶力強弱,都必須達到識辨率,這是最起碼的標準。

                看著出出進進的大學生與競技學校的學生,聽著“阿姨”“阿姨好”的頻頻招呼,再看看這位阿姨,“小不點兒,你怎么不多穿點,外面風大!”“你倒是穿雙襪子呀,別涼著!”細心打量著進出的每個孩子,操心勞神。從外面進來一個小女孩兒,柔弱稚嫩,一到門庭, “阿姨好!”緊接著就抱在她身上。“冷了吧,讓你多穿點你不聽!”那小女孩兒說,“嗯,訓練時出汗了,現在有點冷。”她一手摸著小女孩的額頭,另一只手摟著她的后背,擁著她。“你又開始撒嬌啦,小妹妹!”一名往外去的大學生,俯身看著小女孩兒,笑呵呵地說。“快回寢室吧,蓋上被子躺一會兒,汗消了再出來!”王明偉順手捋了捋孩子的頭發,輕輕地拍了拍孩子的后背。“謝謝阿姨,我回宿舍啦!”向走廊跑去。

                和諧之家

                看著一個個其樂融融的場面,真是感慨萬千。“這小孩兒可真是不容易,還上小學吧,就離家了。”聽我這話,“可不是嗎!就這孩子,剛來不長時間的一天晚上,她出來走到這門邊兒,站住了,瞅著我。我問她怎么了,她說那邊路黑,害怕。我急忙喊來一個大孩子,幫我照料點,便送她出去。”“大孩子怎么都好說,這么小的孩子,可得格外上心。”

                “誰家孩子誰能不精心!”

                孟郊的《游子吟》,母愛傳頌,千古絕唱。自本世紀初,龍源的“游子吟”,更是豐盈多元,源源不斷在上演。樓長楊桂娥精心照顧具有獨特民族習俗的數十名新疆學生,以母親名義送醫、陪護而照顧多名生病學生,以慈母之心教誨孩子打消氣餒、積極上進等事跡;管理員曲春蘭多次照顧受傷的孩子,送醫陪護、提供微居服務、涂抹藥物、精心照顧等事跡;盛莉勸慰情緒消極低沉欲退學的孩子繼續就讀、勸阻并與半夜要外出會友的女孩子斗智斗勇而使其避免風險、引導孩子積極參加社會公益活動等事跡;任麗華精心呵護公寓里每名學生,把自己正在使用的、僅有的進口外用殺菌藥膏治愈學生皮膚病等事跡……她們都是在龍源集團工作十多年的老“龍源人”,在她們的身上,時時處處閃現出慈母的風采。

                一名從事公安工作多年的“孩子”,在與歹徒搏斗中頭部受重傷,完全失去記憶。父母報著試試看的心態,領他來到沈體。他進入院內,竟然三繞兩繞地來到當年入住的公寓,不停地喊著“景阿姨”。帶著小跑、氣喘吁吁而緊隨其后的父母,聽到兒子的喊聲,看著兒子的表情,驚呆了。

                很多同學在給母校的留言、講述大學生活時,都稱公寓管理員為“公寓媽媽”。日常相互訊息中,也以“景媽媽”、“楊媽媽”、“曲媽媽”、“盛媽媽”等稱呼,以感恩在校學習期間,她們慈母般的照顧。很多畢業生在離校前,都會找到自己的“媽媽”,來一個深情擁抱,并拍照,以表達深深的祝福,以防備離多聚少之別緒難消。

                風起于無,聚則成風,散則成氣。龍源集團“像家人”文化之淵源,刻畫出本文開篇之“既往情結縮影”;之流長,演繹出“格外上心”的情境;之發揚,方在市場經濟、多元價值碰撞的大潮中,涌現出讓人倍感溫馨而倍加珍惜之風情。

                徐輝與她的姐妹花

                徐輝,沈體五六號公寓樓樓長,歷任沈體公寓管理員崗位七年,數千名已畢業大學生的“知心姐姐”。交流中,她自然流露,“誰家孩子誰能不精心!”

                何謂精心?她說,精心就是上心和用心。她說出了一件往事。幾年前,一個開朗的女大學生,突然有一天一言不發,愁云密布。經驗告訴她,這是發生大事了。她一方面,如平常一樣的細心關注。另一方面,又如平常對待其他學生一樣,讓到自己屋里,閑聊一會,逗她開心。或以“陪我一會兒”為由,讓這個孩子在自己寢室看書,休息,等她忙完。有時看孩子流淚,她就遞面巾紙,進而摟過來。嘴里說著“都會過去的”,任孩子哭,任孩子發泄。一段時間以后,這個孩子告訴她家里發生的事情。由此,她喊徐輝姐姐,徐輝也欣然接受,至今姐妹相稱。

                她說,上心,就是對每個學生的變化情況都要注意,不能有疏忽。人家說“知人知面不知心”,而她說,管理員要“識人識面更識心”。識人,就是認清誰是誰;識面,就是記住每個人通常情況下的面部表情;識心,就是通過表情的變化,辨析出心里裝的是好事還是不好的事。

                “那你為什么不直截了當問她發生什么事情?”她笑著反問,“你考我呀?”“我只是好奇。”她沉思了一下,“我沒有讀過多少書,但憑直覺,我不能問。”“每個孩子都有自尊,都有不愿意讓人知道的事。有的事,對父母都不能說,況且我們不是他們的父母。如果能說出來,她就告訴你了。不告訴你,你最好別問。你問了,她會更鬧心。”她說,陪伴著,給她一個依靠,或分散她的注意力,應該是孩子最需要的。她說,這就是用心。

                公寓經理喬蓮說,我們的管理員個個都精心,都練就了一雙好眼力。否則,以一人之心力,如何能做到識辨數以百計人之心思,更別談有的放矢。她說,有的時候需要“此時無聲勝有聲”,有的時候得“道是無晴卻有情”,有的時候還得“和風細雨潤無聲”,對不同“心結”的人,得用不同破解之法,才能“守得云開見月明”。

                來到沈體公寓,照顧這幫孩子的事兒,隨處喜聞,比比皆是。給孩子買藥的,像母親般地領去就醫、陪護、送可口飯菜的,心情不好帶回家“溫暖”的,每人都有歷歷過往。

                 “照顧受傷的孩子是常事。”

                沈體公寓的管理員和樓長都是阿姨,或許是頂層設計。劉愛英、楊桂娥、王桂芳三位樓長,以及景麗華、曲春蘭、盛莉、任麗華等管理員,都講述了一些照顧受傷學生的事兒。她們說,沈體公寓與集團內其他高校的公寓不同,個別孩子們受傷是常事。體育運動場上,抻筋的,肌肉拉傷的、骨折的,皮膚嚴重擦傷的,不可避免。坐輪椅的,帶拐杖的,被扶著走的,自己一瘸一拐走的,在院兒內也時常能見到。短時間內行走困難,需要用心照顧。

                樓長們說,她們都做過管理員,遇到這樣的事情,她們感同身受,不用分說,更要當自己孩子對待。楊桂娥就曾照顧過一名骨折的男生。坐著一個輪椅,邊上放一對拐杖,常常是同學推著上下學。

                每天出門的時候,她趕緊上前,把門給推開,幫助同學把輪椅抬起,送到臺階以下。每天回來,再抬上來。每天都到宿舍里去瞅一眼,利用封寢時間,給他洗衣服。尤其是知道他自己在宿舍休息時,每隔一段時間,過去看看,幫助打理床鋪,扶著去衛生間。有時把他扶上輪椅,推到工作臺邊,陪著他聊天。每次遇到骨骼受傷的孩子,她都要給燉排骨湯等可口的飲食,為孩子增補營養。

                相對于數以萬計的在校生,“坐輪椅”的雖少,但如何更好的照顧,很快在龍源集團形成共鳴。為此,集團出資為每個公寓樓建造了輪椅通道。

                輪椅專用通道

                聊起這個話題,每名樓長都有同頻共振之感受。她們說,樓長與樓長之間協調最多的事就是相互提供一樓宿舍床位,叮囑和協助管理員好好料理。“大部分孩子受傷以后,都不愿告訴家長,怕家里人擔心。”“有的家住大南方的鄉下,告訴了,家長除了擔心,還能怎么辦呢!”“這個時候,我們就是百分之百的家長!”看著她們仁心蕩漾,聽著她們共鳴爽朗,我卻陷入悠遠之遐想。

                沈體公寓阿姨

                她們,不是心理咨詢師,卻能透視學生心理,給予恰適點撥;她們,不是情感撫慰師,卻能盡力化瘀消痛,給予及時調理;她們,不是專職陪讀的,卻能營造整潔舒適,給予溫馨呵護。她們,更像是隨時都在身邊的慈母,語無驚世,事無驚舉,用樸樸實實的一樁樁、一件件的習以為常,細微中細膩,平凡中光亮,去守護著每一名來此就讀的孩子。誠所致,情所融,愛所系,護佑無極。由此,“阿姨”贏得了“咱家孩子”的情系。

                她們,是人生路上可遇不可求的另類導師!

                沈體之湖

                沈體銀杏林

                文/蕭文  編輯/小月

                上一篇:與行云共舟 與學子共求(二) 下一篇: 返回列表
                Copyright @ 2011-2015.Kinetika All rights reserved. 遼ICP備17001860號-1 特別聲明:網站信息僅歸民風網所有,未經過同意不得轉載或下載圖片。 沈陽網站建設 龍興科技
                国产A级毛片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