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zzdt"></address>

                民風網
                民風網
                第一學堂

                《榮枯鑒》 及釋義

                文章來源:民風網 更新時間:2019-03-286392

                馮道

                編者按:《榮枯鑒》是五代宰相馮道的名著。馮道是中國大規模官刻儒家經籍的創始人,以其四朝十君、拜相二十余年官場“不倒翁”的經歷,深刻詮釋了儒家經典,因而,其所著《榮枯鑒》被公認為是一本經典的謀略著作。雖千百年來,倍受爭議,但又廣為研讀與借鑒。

                曾國藩評價:“一部《榮枯鑒》,道盡小人之秘技,人生之榮枯,它使小人汗顏,君子驚悚……”

                余秋雨說:“研究小人是為了看清小人,給他們定位,以免他們繼續頻頻地騷擾我們的視線。爭吵使他們加重,研究使他們失重,逐步讓他們處于待位狀態,邊緣狀態,贅余狀態……”

                人群之中,自古以來就有君子、小人、惡人群分,每一種類型的心路及行徑道理大同。奉君子,防小人,懲惡人,這其中的攻守防,人人避之不過,敷之不得,又揣之不透。同樣一部《榮枯鑒》,不同人研讀就有不同的理解與詮釋。如同《榮枯鑒》等人生興衰學就是一部難讀透的大學問。

                《榮枯鑒》共十卷,分別為圓通、聞達、解厄、交結、節儀、明鑒、謗言、示偽、降心、揣知。通篇以圓通為總論,以果求因,昭示人的生存興衰之理。此文雖出自封建社會生態之中,但文明的源遠流長,文化血脈的傳承與接續,雖歷經不同的社會制度與意識形態,擔總的趨勢仍在文明進步之中。時至當下,不排除有其糟粕,但更不乏文明和生態靈魂。

                很多家長,因自己缺乏處世之道而子承父道,因自己不知道給孩子一個什么樣的未來而茫然或束手無策,因得到別人教育孩子的模式而效仿。大多注重君子之風、人間正道的正統教育,而忽視了應變之道與樸實思維,疏忽了識人之法、防人之術、治人之策等自我保護能力培養。由于適應生態要素的不健全,人際交往之理、合作共贏之理、解決問題的策略的缺乏,加之自然、社會、思維等知識的不足導致事理透視的不到位,造成禍患形成而不知,災禍降臨而無防,厄運當頭而無策,難免挫折。

                本網建議網友,尤其是家長仔細研讀《榮枯鑒》,結合當下法治思維,授孩子和諧生態、不越雷池、自我保護之法,不失為《榮枯鑒》的真諦。

                本文詮釋為筆者參考各家對《榮枯鑒》釋義,融通當下法治之理,而做出自以為是的解釋,僅供家長們參考。若有不妥,請查閱各家解釋,倡導辯證取之,和諧文明以授。

                 

                分隔線


                圓通 卷一

                【注】圓通,曲道通行,是智者的獨道見解,對于善惡的準則不以世俗標準來定格。圓通強調的是不直面沖撞,圓滑處世,避開風險,在自我保護中達到目的。

                【原文】

                善惡有名,智者不拘也。天理有常,明者不棄也。道之靡通,易者無虞也。

                惜名者傷其名,惜身者全其身。名利無咎,逐之非罪,過乃人也。

                君子非貴,小人非賤,貴賤莫以名世。君子無得,小人無失,得失無由心也。名者皆虛,利者惑人,人所難拒哉。

                榮或為君子,枯必為小人。君子無及,小人乃眾,眾不可敵矣。名可易事難易也,心可易命難易也,人不患君子,何患小人焉?

                【譯文】

                善與惡在別人那里都有評論,智慧的人不受拘泥。天下的事都有變化規律,明智的人會去把握。道理諳熟于心,順應變化趨勢行事就不會有什么憂患。(順應發展規律及其趨勢做事就不會有錯。)

                珍惜名譽的人往往會因名聲受到傷害,珍惜自身利益的人會盡力維護自己的利益不受侵犯。名利不是壞事,追名逐利也不是罪過,錯在人用了卑鄙的手段和策略。

                君子未必就尊貴,小人也未必低賤,貴賤不是以世俗名聲為衡量標準的。君子不一定得到什么,小人也不一定就失去什么,得到和失去不是你想得到或不想失去就能如愿的。名譽都是虛的,利益能夠誘惑人,是人難以抗拒的。

                成功富足了的人可能被列入道德高尚君子之列,失敗貧困的人肯定會被列到小人之列。能夠稱為君子的沒有幾個,被列為小人的總是大多數,多數人的力量永遠不能輕視。名譽很容易發生變化,客觀現實很難改變,人的主觀意愿可以發生變化,世事變化促成的命運走勢卻難以更改。人不怕為維護君子好名聲的束縛之苦,又何必在乎小人的世俗虛名呢?

                分隔線

                 

                聞達 卷二

                【注】聞達,指名譽和地位。詮釋仕途的學問,側重于提示職場上的潛規則,以及君子與小人境遇、名聲好壞的判斷與把握之理。

                【原文】

                仕不計善惡,遷無論奸小。悅上者榮,悅下者蹇(jiǎn)。

                君子悅下,上不惑名。小人悅上,下不懲惡。

                下以直為美,上以媚為忠。直而無媚,上疑也;媚而無直,下棄也。

                上疑禍本,下棄毀譽,榮者皆有小人之謂,蓋固本而舍末也。

                富貴有常,其道乃實。福禍非命,其道乃察。

                實不為虛名所羈,察不以奸行為恥。無羈無恥,榮之義也。

                求名者莫仕,位非名也。求官者莫名,德非榮也。

                君子言心,小人攻心,其道不同,其效自異哉。

                【譯文】

                世俗的名聲往往不影響一個人做官,是忠奸還是小人也不影響升遷;能讓上層信任的才能當上官和得到升遷,處處為下層著想的步履艱難。

                (職場履職者的任職,不同職位不同標準,這一標準與世俗評價人好與壞的標準不同。任職標準雖完善,但人無完人,因而突出履職能力,用其特長。處處為下層民眾著想是好事,但需要辦的事太多,總有先后,需要通覽全局,找出最佳辦理時機。“悅下者蹇”的原因是往往打亂上層這種工作開展秩序而暫時不能被采納。即老話說的“干活不隨東累死白搭工”。

                君子受到下層的擁戴,上層不會懷疑其名聲(是否懷疑其忠誠就一定了);小人得到上層的信任,不因下層的批評和譴責而改變。

                下層以正直為品德高尚,上層常以順從當作忠誠;正直的人不懂得去奉承,上層就會懷疑其忠誠;會奉承的人無法保持正直的品質,下層就會嫌棄他。

                上層懷疑是災禍的根由,下層的遺棄會毀壞名譽,所以官場得意的人都難免被稱呼為小人。都是為鞏固實際利益而舍去好名譽的原因。

                富貴的產生是有規律的,它的道理就是一切從實際出發;災禍與福祿并非是命中注定的,它的關鍵在于是否有準確的觀察和判斷能力。

                一切從實際出發就不會受虛名所束縛,準確觀察判斷不以表現出的行為是不是奸詐作為恥辱的標準;既沒有虛名的束縛又沒有表象的迷惑(才能把握準事理),這是保持不衰的要義。

                想追求名譽的人就不要去當官,官職不是名譽;想當官的人就不要考慮名聲,適應發展趨勢而實施的策略或適應官場生存的實際需求的作為(因常人難以理解)往往得不到好的名聲。

                君子講究正直誠心做事,小人專門揣摸和利用他人的心思達到目的,用的方法手段不同,其結果自然不一樣。

                分隔線

                 

                解厄 卷三

                【注】解厄,即解救危難。通過闡述君子與小人在遇到危難時的不同境遇,揭示君子無援小人有助的根源,提醒人們“馭情為先,而后可馭人生”的道理,抓住問題的關鍵,然后固本求源,改善人生形態。

                【原文】

                無憂則患烈也。憂國者失身,憂己者安命。

                禍之人拒,然亦人納;禍之人怨,然亦人遇。

                君子非惡,患事無休;小人不賢,余慶弗絕。

                上不離心,非小人難為;下不結怨,非君子勿論。

                禍于上,無辯自罪者全。禍于下,爭而罪人者免。

                君子不黨,其禍無援也。小人利交,其利人助也。

                道義失之無懲,禍無解處必困,君子莫能改之,小人或可諒矣。

                【譯文】

                沒有居安思危的意識,則禍患會來得很強烈。為國家操勞的人有可能失去身家性命,為自己操勞的人才會安身立命。

                (強調每個人都得有世局觀念與居安思危意識。勢處危難,為體制與機制的禍根,群策群力,上下同心,或可保全。一己之力難挽狂瀾,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則丟身家性命。順應發展規律,乃安身立命之本。此非世俗的忠奸或君子還是小人能左右的。)

                禍事是人不想要的,但也是人自找的,人人都討厭禍事,但人人都難免碰上。

                君子不做壞事兒,但禍患一個接一個到來,小人沒有高尚的操守,卻能衣食無憂。

                讓上頭對自己放心,不是小人就難以做到;讓下屬不埋怨自己,不是君子就不用說后話了。

                上司惹禍推脫責任,不去辯解而承擔責任才能保全自己;要是下屬出了問題,搶先把責任推到別人頭上,才能免去責任。

                君子不愛拉幫結派,有了禍事沒人會幫助。小人用利益拉幫結派,出了禍事因為有利益關系這些人才會幫助他。

                道和義的缺失一般不會受到懲罰,可遇到災禍沒有人幫助解決就必然受困。君子遇到危難沒有人幫助解決,(而小人有人幫助),所以,(人們感覺做小人沒什么不好)小人為了保全自己的某些做法就可以被諒解了。

                 

                分隔線


                交結 卷四

                【注】交結,即交際,來往關系密切。重點闡述交友的智慧,細細品味,句句在理。

                【原文】

                智不拒賢,明不遠惡,善惡咸用也。順則為友,逆則為敵,敵友常易也。

                貴以識人者貴,賤以養奸者賤。貴不自貴,賤不自賤,貴賤易焉。貴不賤人,賤不貴人。貴賤久焉。

                人冀人愚而自明,示人以愚,其謀乃大。人忌人明而自愚,智無潛藏,其害弗止。

                明不接愚,愚者勿長其明。智不結怨,仇者無懼其智。

                君子仁交,惟憂仁不盡善。小人陰結,惟患陽不致也。君子弗勝小人,殆于此也。

                【譯文】

                智慧的人不拒絕好人,明智的人也不疏遠壞人,因為二者都有自己的作用。把對自己有利的人當作朋友,把對自己沒有利的人當敵人,敵人與朋友是因為這個原因而轉變的。

                尊貴的人因為善于識人用人而更加尊貴,卑賤的人因為結交奸佞小人而永遠卑賤。尊貴的人不去做尊貴的人應該做的事情,卑賤的人不去做卑賤的事情,那么尊貴和卑賤就沒有區別了。尊貴的人不去做卑賤的事情,卑賤的人不去做尊貴的事情,貴賤就這么一直延續下去了。

                人盼著別人傻自己聰明,但還是有成天裝傻給人看的人,這些人才是能夠成就大事業的人。人們忌諱別人聰明而自己愚蠢,(為彰顯自己聰明)往往鋒芒畢露的做事情,這樣做的危害會一個接一個。

                聰明的人不主動接觸愚蠢的人,愚蠢的人不會讓聰明人更聰明。有智慧的人不跟人結仇,仇人不會因為你聰明就怕你。

                君子用仁義與人交往,生怕自己不夠仁義;小人滿懷陰謀與人交往,生怕偽裝得不夠真。君子注定吃小人的虧,恐怕就是這個原因吧。

                分隔線

                 

                節儀 卷五

                【注】節儀,即氣節、節操和外在表現。重點闡述如何透過外表看氣節來明辨是君子還是小人,以及君子與小人之間轉換的條件,把握的要領等。

                【原文】

                外君子而內小人者,真小人也。外小人而內君子者,真君子也。德高者不矜,義重者輕害。

                人慕君子,行則小人,君子難為也。人怨小人,實則忘義,小人無羈也。難為獲寡,無羈利豐,是以人皆小人也。

                位高節低,人賤義薄。君子不堪辱其志,小人不堪壞其身。君子避于亂也,小人達于朝堂。

                節不抵金,人困難為君子。義不抵命,勢危難拒小人。不畏人言,惟計利害,此非節義之道,然生之道焉。

                【譯文】

                外表君子作風內在小人心腸的人,是真正的小人。處事手段并不比小人差,內心卻懷著君子的高風亮節,這才是真正的君子。道德高尚的人從來不夸耀自己,看重仁義的人總是為了道義忽視自己面對的危害。

                人們口中說仰慕君子,但是行為上習慣于小人行徑,這就是君子難做的原因。人們口口聲聲憎惡小人,實際上做事情還是難以克制自己來信守仁義準則,這就是做小人沒有任何阻礙的原因。做君子難是因為受約束多獲得的少,做小人擋都擋不住是因為不用受太多的約束還能獲得豐富的利益。這是平常人常常選擇作小人的原因。

                官位越高氣節越低;人越貧賤就越輕視道義。君子最受不了的是精神的屈辱,小人最受不了的是身體上的痛苦。所以,國家昏亂,君子就離開朝廷自保去了,小人卻能在這個時候乘機弄權(亂中取利)。

                氣節比不上金錢的作用大,人在貧困的時候就很難行君子之道。義氣不如生命重要,身處危難之中就沒辦法不當小人。不顧別人口中是夸耀還是唾棄自己的行徑,只看自己的利益存亡而行事。這不是有節操的人的做事風格,然而卻是一個人生存下去辦法。

                分隔線

                 

                明鑒 卷六

                【注】明鑒,即高超的鑒別力。重點闡述洞察事物發展規律及人之本質,避免人生風險的道理及規則。

                【原文】

                福不察非福,禍不預必禍。福禍先知,事盡濟耳。

                施小信而大詐逞,窺小處而大謀定。

                事不可絕,言不能盡,至親亦戒也。

                佯懼實忍,外恭內忌,奸人亦惑也。

                知戒近福,惑人遠禍,俟變則存矣。

                私人惟用,其利致遠。天恩難測,惟財可恃。以奸治奸,奸滅自安。伏惡勿善,其患不生。

                計非全者莫施,人非智者弗謀,愚者當戒哉。

                【譯文】

                福運到來時察覺不到就不是福氣。災禍臨近而認識不到肯定成災害。如果福禍都能提前預測到,事情就沒有辦不好的。

                施加極小的誠信則大陰謀可以得逞,多注意細節則大決策就能謀劃決定 

                行事不可以做到絕境(要留后路),言語不能盡數說明白,即使對至親好友這也是戒律。

                能做到假裝害怕別人而隱忍許多不情愿,用畢恭畢敬來掩蓋心中的忌恨,即便內心奸邪的人也會相信你對他沒有威脅。

                知道戒懼謹慎的人就接近福運了,能夠迷惑別人的人就遠離禍患了,能隨時應對事物的改變方可長久生存下去。

                交往的人必須是對你有用的,這樣可以使利益長久。上天的恩賜難以預測,只有屬于你自己的錢財可以依仗。用奸詐的手段去整治奸惡的人,惡性被消除后自己也就安生了;懲治邪惡不能用太善良的方式,這樣禍患就不會再滋生了。

                不是萬全之策就不要去施行,不是處事穩妥的人就不要與他商量事情,不是特別聰明的人應當注意把握這兩方面。

                分隔線

                 

                謗言 卷七

                【注】謗言,即怨恨指責或造謠中傷。詮釋說話如何把握分寸避免被謗言、應對謗言、利用謗言的道理。

                【原文】

                人微不諍,才庸不薦。攻其人忌,人難容也。

                陷其窘地人自污,謗之易也。善其仇者人莫識,謗之奇也。究其末事人未察,謗之實也。設其惡言人弗辯,謗之成也。

                謗而不辯,其事自明,人惡稍減也。謗而強辯,其事反濁,人怨益增也。

                失于上者,下必毀之;失于下者,上必疑之。假天責人掩私,假民言事見信,人者盡惑焉。

                【譯文】

                地位低微的人不要直爽地勸導他人改過(招人反感,會被人誤解為冒犯,遭到謗毀),沒有才能的人不要推薦他出任某些職位(會顯出自己庸俗不堪,遭人詆毀,失去信任)。算計一個人要找出他不被眾人容忍的缺點,人們就難以容忍他了。

                使他陷入窘迫的處境則眾人自然會污陷他,這是毀謗人最簡單的辦法;好好善待那些跟他有仇的人而別人不知道跟你有關系,(誹謗的言論就會無緣無故的出現)這應當是毀謗人的奇招;找出他干過的不為人知的各種小事(抓住他的把柄),這是毀謗人最行之有效的辦法。到處散播他的真假無法分辨的種種壞話,這是毀謗人直接有效的辦法。

                遇到誹謗而不去辯解(選擇沉默),事實真相慢慢自己就清楚了,別人的厭惡或許能稍微減少一些;如果遇到誹謗強行爭辯,這件事只能是越描越黑,結果是別人的怨恨和厭惡越來越多。

                上層要是對你失去信任,下面的人就會誹謗你。同樣,失去下屬的信任,上面也必定會懷疑你。借助上層的言論打壓別人而實現自己的目的,或者借助下屬的輿論獲取上層的信任,這樣做事誰都會被你蒙蔽。

                分隔線

                 

                示偽 卷八

                【注】示偽,即偽裝自己。重點闡述小人偽裝能夠獲取利益的根源,以及適當示偽,為自己減少麻煩的方法。

                【原文】

                無偽則無真也。真不忌偽,偽不代真,忌其莫辯。

                偽不足自禍,真無忌人惡。順其上者,偽非過焉。逆其上者,真亦罪焉。

                求忌直也,曲之乃得。拒忌明也,婉之無失。

                忠主仁也,君子仁不棄舊。仁主行也,小人行弗懷恩。君子困不惑人,小人達則背主,偽之故,非困達也。

                俗禮不拘者非偽,事惡守諾者非信,物異而情易矣。

                【譯文】

                沒有虛假作對照就沒有真實。真的不怕假的,假的無論如何也真不了,怕的是真假摻合難以辨別。

                偽裝得不能以假亂真就會給自己惹禍;真誠得無所顧及也會讓別人厭惡。順應上頭的意愿辦事情,哪怕是裝出來的也不是什么過錯。悖逆上頭的意思辦事,哪怕是為了上頭好也是會被認為是過錯。

                要達到你的目的最害怕太直白,含蓄的說話做事才容易達到目的。拒絕別人最怕明說,委婉拒絕才能兼顧雙方的感受。

                君子忠于上司而不會忘記以前上級的恩情。這是對上司仁義的作為,小人的行為不會心存感恩。君子盡管陷入困境也不會以迷惑別人的手段達到目的,小人卻會在達到自己的目的之后背棄幫助過自己的人,這是虛偽的原因,跟困境與顯達毫無關系。

                虛禮俗套,不去遵守并非是虛偽;明知道是壞事情,還信守諾言去踐諾并非是誠信。只要是根據事物的變化及發展趨勢而做出相應的(與原來不一樣的)處理就可以了。

                 

                分隔線


                降心 卷九

                【注】降心,即平抑心氣。是一種心術,重點闡述伏人懾心、自己平抑心氣和讓他人平抑心氣的道理。讓自己對生態的駕馭更有禮有節。

                【原文】

                以智治人,智窮人背也。伏人懾心,其志無改矣。

                上寵者弗明貴,上怨者休暗結。術不顯則功成,謀暗用則致勝。君子制于親,親為質自從也。小人畏于烈,奸恒施自敗也。

                理不直言,諫非善辯,無嫌乃及焉。情非彰示,事不昭顯,順變乃就焉。

                仁堪誅君子,義不天小人,仁義戒濫也。恩莫棄賢者,威亦施奸惡,恩威戒偏也。

                【譯文】

                用心機來管理人,(被管理的人也與其耍手段)手段用盡的時候人就會背離。收伏人必須征服人心,這樣其志向就不會輕易改變。

                被上頭寵信的人不要感覺比別人明智或尊貴;被上頭指責的人不要暗中結黨營私。不顯現出的權謀手段則容易成功,謀略暗中使用則可出奇制勝。君子受制于珍愛親情,以親情作為要挾自然會屈從的;小人害怕比他們更厲害的,你就比他們更惡毒就能制服他們。

                說理、勸諫不一定跟人明說爭辯,最重要的是不遭人忌恨。自己的態度不是非要告訴別人,自己做什么事情也不是非要別人知道,只要順應形勢變化能夠達到目的就行了。

                仁愛能夠拖累君子,道義卻不能使小人有所收斂,還是不要濫施仁義為好。施好處別忘了那些高風亮節不愛名利的人,懲罰更要給那些奸邪滑頭的小人,恩威不要只對一方施加,兼顧實施為好。

                分隔線

                 

                揣知 卷十

                【注】揣知,即揣摸而知曉。知人知事知世方可進退自如。揣知,重點闡述如何揣摸別人的心思,得到別人的真實意圖,以便防害避險,走好自己的生存發展之路。

                【原文】

                善察者知人,善思者知心。知人不懼,知心堪御。

                知不示人,示人者禍也。密而測之,人忌處解矣。君子惑于微,不惑于大。小人慮于近,不慮于遠。

                設疑而惑,真偽可鑒焉。附貴而緣,殃禍可避焉。結左右以觀情,無不知也。置險難以絕念,無不破哉。

                【譯文】

                善于觀察就能了解人,善于思考就能夠悟透別人的心思。了解了就無所畏懼,知道別人真實想法才有能力應對。

                你知道別人的情況不要說出來,說出來你就會闖禍。暗地里揣測別人,人們對隱密的防范相對松弛。君子總是在小事情上面裝糊涂,在大事情上面絕對堅持原則。小人總是在眼前事情上面考慮過多,未來的事情考慮太少。

                設置疑難而進行試探他們的反應,誰真誠誰虛偽就可以明確界定了。如果結交明事理、有智慧的人,那么有些禍患就可以避免。總結各方面的信息以觀察和明辨事態的發展,這樣什么事情都瞞不過你了。時時如同身處險境般地心存憂患,就可以拋掉無關的累贅欲望而一心做應做之事,就沒有什么是不可攻克的。

                1555390755633412.gif

                整理 編輯/蕭文

                上一篇:《家范》提要 序 下一篇:《解厄學》及釋義 返回列表
                Copyright @ 2011-2015.Kinetika All rights reserved. 遼ICP備17001860號-1 特別聲明:網站信息僅歸民風網所有,未經過同意不得轉載或下載圖片。 沈陽網站建設 龍興科技
                国产A级毛片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