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zzdt"></address>

                民風網
                民風網
                第一學堂

                家范卷一 治家(一)

                文章來源:國學導航 更新時間:2019-03-215547

                治家必以禮為先

                1553119525267483.jpg

                【原文】

                衛石碏曰:“君義、臣行、父慈、子孝、兄愛、弟敬,所謂六順也。”

                齊晏嬰曰:“君令臣共、父慈子孝、兄愛弟敬、夫和妻柔、姑慈婦聽,禮也。”君令而不違,臣共而不二,父慈而教,子孝而箴,兄愛而友,弟敬而順,夫和而義,妻柔而正,姑慈而從,婦聽而婉,禮之善物也。

                夫治家莫如禮。男女之別,禮之大節也,故治家者必以為先。《禮》:男女不雜坐,不同椸枷,不同巾櫛,不親授受;嫂叔不通問,諸母不漱裳;外言不入于閫,內言不出于閫;女子許嫁,纓。非有大故不入其門。姑姊妹、女子子,已嫁而反,兄弟弗與同席而坐,弗與同器而食。男女非有行媒不相知名,非受幣不交不親,故日月以告君,齋戒以告鬼神,為酒食以召鄉黨僚友,以厚其別也。

                又,男女非祭非喪,不相授器。其相授,則女受以篚。其無篚,則皆坐奠之,而后取之。外內不共井,不共湢浴,不通寢席,不通乞假。

                男子入內,不嘯不指;夜行以燭,無燭則止。女子出門,必擁蔽其面;夜行以燭,無燭則止。道路,男子由右,女子由左。

                又,子生七年,男女不同席,不共食。男子十年,出就外傅,居宿于外。女子十年不出。

                又婦人送迎不出門,見兄弟不逾閾。

                又,國君、夫人、父母在,則有歸寧。沒,則使卿寧。

                【譯述】

                衛石碏說:“君王仁義、臣下有品行、父親慈祥、兒子孝順、兄長愛護、弟弟恭敬,這就是人們常說的六順。”齊國人晏嬰說:“君主和善,臣子謙恭;父親慈祥,兒子孝順;兄長友愛,弟弟恭敬;丈夫溫和,妻子柔順;婆母慈善,媳婦聽話,這就叫禮。”君主和善而又不違禮法,臣下忠君而沒有二心,父親對子女慈祥而且能夠教育,子女對父母孝順且能規勸其過錯,兄長對弟弟愛護而且友善,弟弟對兄長敬重而又順從,丈夫對妻子和氣,妻子對丈夫溫柔,婆母對媳婦慈祥,媳婦聽命而又溫婉,這一切是禮法中最規范的現象。治家最好的辦法莫過于講究禮法。

                男女有別,是禮之大節,所以治家者必須以禮為先。《禮記》規定:男女不能在一起,不能共用衣架,不能共用毛巾和梳子,不能親自傳遞和接受東西;嫂子與小叔不能互相往來問候;庶母不能洗非親生孩子的衣裳;閨房外的話不能傳入閨內,閨房內的話也不能傳到閨外;女子訂婚后,必須佩帶香囊表示自己已有所歸屬。女子出嫁后,若不是家中發生大的事情,不能回娘家。姊妹、堂姊妹出嫁之后再回家,兄弟不能與她們同席而坐,也不能跟她們用同一個器皿吃飯。男女之間,不經媒人撮合,不能互通姓名而相好;沒有接受彩禮不能成為姻親,舉行婚禮必須選擇良辰吉日,必須齋戒和祭祀鬼神,同時還要酒宴招待同鄉朋友,來表示其隆重。

                另外,男女之間,如果不是遇到祭祀或舉行喪禮,不能相互傳遞用具。如果要相互傳遞,只能是男人把東西放進竹筐里遞給女人,女人從竹筐里取。實在沒有竹筐,就需要男人先把東西放在地上,而后女人跪下去取。內室女眷不能和外邊的人取一口井里的水;不能使用同一個浴室;更不能在同一個炕上就寢;也不能相互借東西。男子如果要進入內室,不能嘯叫,不能用手指指點點;夜里出入,要掌蠟燭,沒有蠟燭就要停止行動。女子出門,一定要用東西遮蔽住臉;夜里出入也要秉燭,沒有蠟燭就要停止行動。在路上也有規矩:男子從右邊走,女子從左邊走。

                另外,孩子長到七歲的時候,男女之間就不能在同一個炕席上就寢了,也不能坐在一起吃飯了。這樣是為了顯示男女之間的區別。男孩子長到十歲的時候,就可以到外邊去拜師傅學習,居宿在外邊。女孩子即使到了十歲,也不能出去求學,永遠都居住在內室里。

                另外,婦人迎送客人也不能走出門外,即便是與自己的兄弟會面,也不能邁到門檻的外邊。另外,對于公主來說,如果父皇和母后在世,那么公主出嫁之后要經常回家去看望父皇和母后;如果父皇和母后去世了,也應該派晚輩回去看望一下。對于一般百姓家的女子來說,如果父母親在,則要時常回去看望父母;如果父母去世了,也要派晚輩回去看望娘家人。

                1553119552548609.jpg

                寢門之外,婦人莫問

                1553119567248519.jpg

                【原文】

                魯公父文伯之母如季氏,康子在其朝,與之言,弗應;從之及寢門,弗應而入。康子辭于朝而入見,曰:“肥也不得聞命,無乃罪乎?”曰:“寢門之內,婦人治其業焉,上下同之。夫外朝,子將業君之官職焉;內朝,子將庀季氏之政焉,皆非吾所敢言也,”

                公父文伯之母,季康子之從祖叔母也。康子往焉, 門而與之言,皆不逾閾。仲尼聞之,以為別于男女之禮矣。

                【譯述】

                魯公父文伯的母親是康子的從祖叔母,她到季氏那里造訪的時候,康子正在朝中。康子和她說話,她不答應。康子跟著她來到內室的門口,她仍然不和康子搭話,只顧自己進入里邊。康子覺得很奇怪,退朝后趕忙去拜見從祖叔母,說:“適才我沒有聽到您的吩咐,莫非我有什么地方做錯了嗎?”從祖叔母回答道:“在內室里邊,是婦女們的事,上下都是這樣。在內,你要履行國君交給你的公務;在內,你又要處理季氏家里的事務。這些皆不是我所能夠過問的。”

                公父文伯的母親是季康子的從祖叔母。康子去看望她,她總是打開門和康子說話,從不邁出門限一步。孔子聽說后,認為他們是認真遵守了男女有別的禮儀。

                1553119584643854.jpg

                謙恭治家,尊貴集門

                1553119603410716.jpg

                【原文】

                漢萬石君石奮,無文學,恭謹,舉無與比。奮長子建、次甲、次乙、次慶,皆以馴行孝謹,官至二千石。于是景帝曰:“石君及四子皆二千石,人臣尊寵乃舉集其門。”故號備為萬石君。孝景季年,萬石君以上大夫祿歸老于家,子孫為小吏,來歸謁,萬石君必朝服見之,不名。子孫有過失,不誚讓,為便坐,對案不食。然后諸子相責,因長老肉袒固謝罪,改之,乃許。子孫勝冠者在側,雖燕必冠,申申如也。僮仆欣欣如也,唯謹。其執喪,哀戚甚。子孫遵教,亦如之。萬石君家以孝謹聞乎郡國,雖齊、魯諸儒質行,皆自以為不及也。建元二年,郎中令王臧以文學獲罪皇太后。太后以為儒者文多質少,今萬石君家不言而躬行,乃以長子建為郎中令,少子慶為內史。建老,白首,萬石君尚無恙。每五日洗沐歸謁親,入子舍,竊問侍者,取親中裙廁牏,身自浣灑,復與侍者,不敢令萬石君知之,以為常。萬石君徙居陵里。內史慶醉歸,入外門不下車。萬石君聞之,不食。慶恐,肉袒謝罪,不許。舉宗及兄建肉袒。萬石君讓曰:“內史貴人,入閭里,里中長老皆走匿,而內史坐車自如,固當!”乃謝罷慶。慶及諸子入里門,趨至家,萬石君元朔五年卒。建哭泣哀思,杖乃能行。歲余,建亦死。諸子孫咸孝,然建最甚。

                【譯述】

                漢朝的萬石君石奮沒有文化,但是他為人謙恭、謹慎,周圍很少有人能和他相比。石奮的大兒子石建、二兒子石甲、三兒子石乙、四兒子石慶,都因為溫順孝悌、為人謹慎而官至兩千石。于是漢景帝感嘆道:“石奮和他的四個兒子都是兩千石,作為人臣的尊貴和榮寵竟然都集中在了他一個人門上。”所以將石奮稱為“萬石君”。孝景帝末年,萬石君以上大夫的俸祿告老還鄉。他的子孫們當的都是小官,回家去拜見萬石君的時候,萬石君總要穿上朝服來會見他們,而且從不叫他們的名字。如果子孫們犯了錯誤,萬石君從不責備他們,只是坐在側面的座位上,吃飯的時候對著桌子不吃飯。這樣子孫就相互責備各自所犯的過失,然后求年歲大的人前去說情。子孫們跟在后邊袒胸露背以表謝罪,立誓要改正錯誤。萬石君這才同意原諒他們。那些已經成年的子孫們經常在萬石君身邊侍立,即便是休閑時也要戴著帽子,表現出舒和的氣氛。家中的童子、仆人都是畢恭畢敬,欣然從命的樣子。

                萬石君操辦喪事的時候,非常地哀痛悲傷。他的子孫們也都聽從他的教導,也和他表現得一個樣。萬石君的家以孝順和謙恭聞名于郡國,就連齊、魯地區的一些儒者,也都自認為比不上。漢武帝建元二年,郎中令王臧因為寫文章得罪了皇太后,皇太后就認為讀書人知識雖然多,但是品質很差。而萬石君家卻因為默默地躬行禮法,為皇太后所稱道,于是長子石建被提拔為郎中令,小兒子石慶被提拔為內史。石建已經老得頭發都白了,可萬石君卻非常健康,沒有一點病痛。石建非常孝順,他每隔五天就回家去看望父親。進入父親的房間,小聲向傭人打聽父親的身體情況,還親自為父親清洗內衣和便盆,洗干凈就悄悄交給傭人,不敢讓父親萬石君知道。石建這樣做已經成了習慣。

                后來萬石君遷徙到陵里居住。有一次,小兒子內史石慶喝醉了酒回來,已經進入了外門,還沒有下車。萬石君知道了這件事后,就又不吃飯,石慶非常害怕,袒胸露背向父親請罪,萬石君仍不原諒他。全宗族的人以及石慶的哥哥石建,都袒露胸背前來求告,萬石君責備道:“內史是身份顯貴之人,進入里弄,連里中年歲大的人都要回避。可內史卻一點禮法都不懂,坐在車上絲毫反應都沒有。這當然要受到懲罰。”說完,他就讓石慶下去。從此之后,石慶和其他幾個哥哥一進入里門,就快步走進家。

                萬石君于元朔五年去世。他的大兒子石建悲痛欲絕,拄著拐杖才能行走。過了一年,石建也去世了。萬石君的子孫們一個個都很孝順,但是做得最好的要數石建。

                1553119643580694.jpg

                勤儉致富,仗義疏財

                1553119659181845.jpg

                【原文】

                樊重,字君云。世善農稼,好貨殖。重性溫厚,有法度,三世共財,子孫朝夕禮敬,常若公家。其營經產業,物無所棄;課役童隸,各得其宜。故能上下戮力,財利歲倍,乃至開廣田土三百余頃。其所起廬舍,皆重堂高閣,陂渠灌注。又池魚牧畜,有求必給。嘗欲作器物,先種梓漆,時人嗤之。然積以歲月,皆得其用。向之笑者,咸求假焉。貲至巨萬,而賑贍宗族,恩加鄉閭。外孫何氏,兄弟爭財,重恥之,以田二頃解其忿訟。縣中稱美,推為三老。年八十余終,其素所假貸人間數百萬,遺令焚削文契。債家聞者皆慚,爭往償之。諸子從敕,竟不肯受。

                【譯述】

                樊重,字君云。他家世世代代都很擅長耕種莊稼,并且喜歡做生意。

                樊重性情溫和厚道,做事情很講究法度。他們家三代沒有分家,財物共有,但子孫都相互禮敬,家里常常像官府一樣講究禮儀。樊重經營家里的產業,非常得法,一點損失浪費都沒有;他使用仆人、傭工,能夠人盡其用。所以家里能夠上下同心戮力,財產和利潤每年都成倍增長。以至于后來擁有田地三百余頃。樊重家所建造的房舍都是層樓高閣,四周有陂渠灌注。樊重家還養魚、養牲畜,鄉里有窮困緊急的人向他家求助,樊重一般都滿足他們。樊重曾經想制作器物,他就先種植梓材和漆樹。

                當時的人們都對他的做法嗤之以鼻。但是在幾年之后,梓樹和漆樹都派上了用場。過去那些恥笑他的人,現在返過來都向他借這些東西。樊重的錢財積累至成千上萬,他便經常周濟本家同族,施惠于鄉里。樊重的外孫何氏,兄弟之間為一些財產而爭斗,樊重為他們的行為感到羞恥,索性送給他們兩頃田地,來解決他們兄弟之間相互憤恨,相互訴訟。本縣的人都稱道樊重的行為和品德,將他推為三老。

                樊重在八十多歲的時候去世,他平素所借給別人的錢財多達數百萬,他在遺囑中安頓子女們將那些有關借貸的文書契約全部燒掉。向他借貸的那些人聽說后都感到很慚愧,爭先恐后地前去償還。樊重的孩子們都謹遵父親的遺囑,一概不接受。

                1553119676210051.jpg

                【原文】

                南陽馮良,志行高潔,遇妻子如君臣。

                宋侍中謝弘微從叔混以劉毅黨見誅,混妻晉陽公主改造瑯邪王練。

                公主雖執意不行,而詔與謝氏離絕。公主以混家委之弘微。混仍世宰相,一門兩封,田業十余處,童役千人,唯有二女,年并數歲。弘微經紀生業,事若在公。一錢、尺帛,出入皆有文薄。宋武受命,晉陽公主降封東鄉君,節義可嘉,聽還謝氏。自混亡至是九年,而室宇修整,倉廩充盈,門徒不異平日。田疇墾辟有加于舊。東鄉嘆曰:“仆射生平重此一子,可謂知人,仆射為不亡矣。”中外親姻、里黨、故舊,見東鄉之歸者,入門莫不嘆息,或為流涕,感弘微之義也。弘微性嚴正,舉止必修禮度,婢仆之前不妄言笑,由是尊卑大小,敬之若神。及東鄉君薨,遺財千萬,園宅十余所,及會稽、吳興、瑯邪諸處。太傅安、司空琰時事業,奴僮猶數百人。公私或謂:室內資財,宜歸二女;田宅僮仆應屬弘微。弘微一物不取,自以私祿營葬。混女夫殷睿素好摴蒱,聞弘微不取財物,乃濫奪其妻妹及伯母兩姑之分,以還戲責。內人皆化。弘微之讓,一無所爭。弘微舅子領軍將軍劉湛謂弘微曰:“天下事宜有裁衷,卿此不問,何以居官?”弘微笑而不答。或有譏以謝氏累世財產充殷,君一朝棄擲,譬棄物江海,以為廉耳?弘微曰:“親戚爭財,為鄙之甚。今內人尚能無言,豈可道之使爭!今分多共少不至有乏,身死之后,豈復見關!”

                【譯述】

                南陽的馮良,品行高潔,他把自己和妻子的關系處理的如同君臣關系一樣,十分講究禮儀和規矩。

                宋代侍中謝弘微的從叔謝混因為受劉毅一黨的牽連,被處以死刑。

                謝混的妻子晉陽公主改嫁瑯邪王練。公主雖然執意不肯離去,但皇上下詔要她離開謝家,并與謝家斷絕關系。公主只好將謝混家的事情委托給謝弘微。謝混是當世宰相,一門兩封,家里擁有田業十多處,童仆雜役上千人,惟獨有兩個女孩子,年紀都才幾歲。謝弘微經營謝混家的生意和產業如同給公家辦事一樣秉公執法,即使是一分錢、一尺帛,進出都有帳目。宋武帝登基后,晉陽公主被降封為東鄉君,因為她頗守大節義理,受到人們的稱贊,因此朝廷允許她再重新回到謝家。

                從謝混死到現在已有九年,但謝家的房宇仍然修整一新,倉庫里的糧食放得滿滿的,家里的傭人雜役仍像以前一樣多,而且耕種、開墾的田地比過去都多。東鄉君感嘆地說:“仆射平生很看重弘微,他可以稱得上了解人啊,仆射雖死,但香火不滅。”遠近親戚、鄰里、故交看到東鄉君歸來后的情景,沒有不嘆息的,有的甚至被感動得痛哭流涕。大家都在感嘆謝弘微的仁義。

                弘微的秉性非常嚴謹正直,舉止行動都十分講究禮法。他在奴婢仆人的面前不隨便說笑,因此家里從上到下都對他非常尊敬。東鄉君去世之后,留下的財產成千上萬,另有莊園、宅第十余所,遍布會稽、吳興、瑯邪等地。到太傅安、司空琰的時候,謝混家經營產業的奴仆童役仍然有數百人之多。當時社會上有輿論認為,謝混家的財產,室內的錢財應歸謝混的兩個女兒所有,其余的田宅童仆應當屬于弘微。然而,謝弘微連一件東西都沒有拿,連給東鄉君舉行葬禮的開銷都是用自己的俸祿支付的。謝混的一個女婿叫殷睿,平時愛好博戲(賭博),聽說謝弘微不動謝混家的財產,他便大肆侵奪屬于妻妹和伯母兩姑名下的那些財產,用來償還博戲的欠債。家里的人都忍讓他,謝弘微更是一無所爭。弘微的妻弟領軍將軍劉湛對謝弘微說:“天下的任何事情都要有一個正確的裁決,你連這件不公平的家事都不去過問,又怎么可以去做官呢?”謝弘微卻只笑不答。有的人諷刺謝弘微說,謝家祖祖輩輩傳下來的財產非常多,可是卻在一時間就全部拋棄了,就好象扔到了大海里一樣,但謝弘微竟然還以為這樣做是廉潔呢,豈不是傻瓜!但謝弘微卻說:“親戚之間爭奪財產,是最讓人瞧不起的,現在連家里的女人們都能夠不說話,我怎么可以引導他們去爭斗呢?眼下財產或多或少,但還不至于匱乏,等到死了之后,又怎么能分得清財產是誰的呢?”

                1553119721265148.jpg

                編輯/蕭文

                上一篇:家范卷一 治家(二) 下一篇:《家范》提要 序 返回列表
                Copyright @ 2011-2015.Kinetika All rights reserved. 遼ICP備17001860號-1 特別聲明:網站信息僅歸民風網所有,未經過同意不得轉載或下載圖片。 沈陽網站建設 龍興科技
                国产A级毛片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