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zzdt"></address>

                民風網
                民風網
                第一學堂

                家范卷三 父母/父/母(一)

                文章來源:國學導航 更新時間:2019-03-213487

                父子之間有禮有節

                1553117608292881.jpg

                【原文】

                陳亢向于伯魚曰:“子亦有異聞乎?”對曰:“未也。嘗獨立,鯉趨而過庭。曰:‘學詩乎?’對曰:‘未也。’‘不學詩無以言。’鯉退而學詩。他日,又獨立,鯉趨而過庭。曰:‘學禮乎?’對曰:‘未也。’‘不學禮無以立。’鯉退而學禮。”聞斯二者,陳亢退而喜曰:“問一得三,聞詩,聞禮,又聞君子之遠其子也。”

                【譯述】

                陳亢問伯魚說:“孔夫子他老人家有沒有什么奇聞逸事呢?”伯魚回答說:“他老人家沒有什么奇聞逸事,只是有一次我獨自侍立,他的兒子鯉邁著小步快速經過廳堂,夫子問道:‘你學習《詩經》沒有?’孔鯉回答說:‘沒有。’夫子教導他說:‘不學《詩經》就沒有說話的權利。’孔鯉便下去學習《詩經》。過了幾天,我又獨自侍立先生于側,鯉又邁著小步快速經過廳堂,夫子問:‘你學習《禮》沒有?’鯉回答說:‘沒有。’夫子教導說:‘不學習《禮》就不能立身。’孔鯉便下去學習《禮》。”聽了這兩件事,陳亢出去后高興地說:“我問了一件事,卻懂得了三個道理:懂得了學《詩經》的道理,懂得了學《禮》的道理,同時又懂得了君子與他的子女之間應該是有禮有節的,不能隨隨便便的道理。

                1553117631459563.jpg

                君子教子,遵之以道

                1553117653121466.jpg

                【原文】

                曾子曰:“君子之于子,愛之而勿面,使之而勿貌,遵之以道而勿強言;心雖愛之不形于外,常以嚴莊蒞之,不以辭色悅之也。不遵之以道,是棄之也。然強之,或傷恩,故以日月漸摩之也。”

                【譯述】

                曾子說:“君子對于他的子女,喜愛他們卻不表露在臉上,支使他們也不露聲色,讓他們按道理做事情,但又不勉強他們。心里雖然很喜愛他們卻不表露在外邊,對待他們要嚴肅莊重,不能用和言悅色來討他們喜歡。不教育子女按道理做事,就會把他們引上邪路。然而如果一味地強迫他們做,又會損傷父子之間的和氣。因此對待子女只能靠平時言傳身教去慢慢引導他們。”

                1553117763328681.jpg

                父子之間,不宜簡慢

                1553117782810317.jpg

                【原文】

                北齊黃門侍郎顏之推《家訓》曰:“父子之嚴,不可以狎;骨肉之愛,不可以簡。簡則慈孝不接,狎則怠慢生焉。由命士以上,父子異宮,此不狎之道也;抑搔癢痛,懸衾篋枕,此不簡之教也。”

                【譯述】

                北齊黃門侍郎顏之推在他寫的《家訓》中說:“父子之間應該嚴肅,不能隨隨便便,不能簡慢。如果簡慢隨便,就會因怠慢而形不成父慈子孝,古人規定做官的人家,父子應該分開居住,這是養成父子之間不隨隨便便的方法;兒子要為父母按摩病痛,收拾被褥枕頭等臥具,這是父子之間不生簡慢的道理所在。”

                1553117806521520.jpg

                人愛其子,當教子成人

                1553117821429889.jpg

                【原文】

                石碏諫衛莊公曰:“臣聞愛子教之以義方,弗納于邪。驕奢淫逸,所自邪也。四者之來,寵祿過也。”自古知愛子不知教,使至于危辱亂亡者,可勝數哉!夫愛之,當教之使成人。愛之而使陷于危辱亂亡,烏在其能愛子也?人之愛其子者多曰:“兒幼,未有知耳,俟其長而教之。”是猶養惡木之萌芽,曰俟其合抱而伐之,其用力顧不多哉?又如開籠放鳥而捕之,解韁放馬而逐之,曷若勿縱勿解之為易也!

                《曲禮》:“幼子常視毋誑。”

                “立必正方,不傾聽。”

                “長者與之提攜,則兩手奉長者之手。負劍辟咡詔之,則掩口而對。”

                【譯述】

                石碏勸諫衛莊公說:“我聽說父親疼愛子女應該教給他們做人的正道,不使他們走上邪路。驕橫奢侈,荒淫放縱,就會走上邪路。驕奢淫逸四種習慣都有,這是過分寵愛他們所造成的。”自古以來許多父親都知道疼愛子女,卻不懂得教育子女,以至于使他們危害他人,自取滅亡,這樣的事例還少嗎?疼愛子女,就應當教育他們,培養他們成人。疼愛他們卻讓他們走上邪路,又怎能算得上疼愛他們呢?疼愛子女的那些人常常說:“孩子小,不懂事,等他們長大后再來教育他們。”這就好比種了一棵不正的樹苗,說等到樹木長大后再來修剪它,那樣費力不更多嗎?又像打開鳥籠把鳥放走之后再去捉鳥,解開韁繩把馬放走之后再去追它,與其這樣,哪如事先就不放開鳥和馬呢?

                《禮記·曲禮》說:“對于小孩子,要經常關注教導他,不要讓他學會說假話和誑騙。”

                又說:“孩子從小要養成好的習慣,站立的時候一定要中正,不要斜著身子去傾聽。”

                又說:“如果有長輩與你握手,你就要用兩只手奉長輩的手。如果長輩俯下身和你說話,你要將自己的嘴用手當住一點,然后再恭敬地說話。”

                1553117844815987.jpg

                【原文】

                《內則》:“子能食食,教以右手。能言,男唯女俞。男鞶革,女鞶絲。六年,教之數與方名;七年,男女不同席,不共食;八年,出入門戶及即席飲食,必后長者,始教之讓;九年,教之數日。十年,出就外傅,居宿于外,學書計。十有三年,學樂、誦詩、舞勺。成童,舞象、學射御。”

                【譯述】

                《禮記·內則》說:孩子會自己吃飯的時候,父母要教給他用右手拿筷子,會說話的時候,要教給他們應答,男孩答“唯”,女孩答“俞”。他們所用的佩囊,男的用皮革,女孩用絲繒,各代表武事和針黹之事。

                六歲的時候,教他們數數與記住東西南北這些方位的名稱;七歲的時候,教給他們男女不能同坐,不能在一起吃東西。八歲的時候,告訴他們謙讓之禮,出入門戶以及上炕進餐,都要在長者之后。九歲的時候,要告訴他們朔望與天干地支的知識。十歲的時候,男孩子就要出去拜師求學,住宿在外邊,學習六書九數。十三歲的時候,要學習音樂、詩書和文舞。到了十五歲之后,就要學習武舞、射箭和駕御車馬。

                1553117867223106.jpg

                曾子殺豬教子

                1553117887282510.jpg

                【原文】

                曾子之妻出外,兒隨而啼。妻曰:“勿啼!吾歸,為爾殺豕。”妻歸,以語曾子。曾子即烹豕以食兒,曰:“毋教兒欺也。”

                【譯述】

                曾子的妻子到外邊去辦事,兒子跟著她邊走邊哭。妻子說:“別哭!等我回來給你殺豬吃豬肉。”妻子回來后,把這件事告訴了曾子。曾子就殺豬煮肉給孩子吃,他說:“我之所以真的給他殺豬吃,是為了教給他不要欺騙人。”

                1553117907384624.jpg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1553117925808942.jpg

                【原文】

                賈誼言:古之王者,太子始生,固舉以禮,使士負之,過闕則下,過廟則趨,孝子之道也。故自為赤子,而教固已行矣。提孩有識,三公三少,固明孝、仁、禮、義。以道習之,逐去邪人,不使見惡行。于是皆選天下之端士、孝弟、博聞、有道術者,以衛翼之。使與太子居處出入。故太子乃生而見正事,聞正言,行正道,左右前后皆正人也。夫習與正人居之,不能毋正。猶生長于齊,不能不齊言也;習與不正人居之,不能毋不正,猶生長于楚,不能不楚言也。

                【譯述】

                漢朝的賈誼說:古代的帝王教育太子,在太子一生下來的時候,就用符合禮法的行動來給他示范。讓人抱著他,經過宮闕的時候就要表示禮貌,經過廟堂的時候就要小步快走,這是培養孝子之道啊!所以,帝王對于后代,孩子還是嬰兒的時候,就已經開始對他進行教育了。在孩子懂事的時候,就要請太師、太傅、太保三公和少保、少傅、少師三少來教育太子,讓他明白孝、仁、禮、義的道理。用道來教育太子,把那些心術不正的小人都趕走,不讓太子見到壞事惡行。于是都挑選天下品行端正的人、講究孝悌的人、學識淵博的人和有德行的人,來輔佐教育他。讓這些人一起與太子居住出入。這樣,太子從一生下來看到的就都是有德行的事,聽到的就都是符合道義的話,走的就是正道,因為在他的周圍都是些正人君子。道理很簡單,每天和正人君子在一起,自己就自然會成為正人君子。這就好比你從小生長在齊地,就不可能不說齊地的方言;如果每天和那些邪惡的人在一起,你自己也就會成為邪惡的人,這就好比你從小生長在楚地,不能不講楚地的方言一樣。

                1553117943869819.jpg

                教婦初來,教子嬰孩

                1553117966388006.jpg

                【原文】

                《顏氏家訓》曰:古者圣王,子生孩提,師保固明仁孝禮義,道習之矣。凡庶縱不能爾,當及嬰稚,識人顏色,知人喜怒,便加教誨,使為則為,使止則止。比及數歲,可省笞罰,父母威嚴而有慈,則子女畏慎而生孝矣。吾見世間,無教而有愛,每不能然。飲食運為,恣其所欲,宜誡翻獎,應呵反笑,至有識知,謂法當爾。驕慢已習,方乃制之,捶撻至死而無威,忿怒日隆而增怨。逮于長成,終為敗德。孔子云:“少成若天性,習慣如自然”是也。諺云:“教婦初來,教兒嬰孩。”誠哉斯語!

                【譯述】

                《顏氏家訓》說:古代的帝王圣賢,孩子生下后,很小的時候,就有少師少保來負責教他孝仁禮義了。普通百姓雖然不能和皇家一樣,也當在孩子小的時候,他能識人顏色,知人喜怒的時候,就加以教誨,叫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叫他什么不能做他就不去做。這樣幾年后,可以不用體罰,父母既威嚴又有慈愛,子女因畏慎而產生孝心。但我看世上有許多人,只知道愛而不懂得教育,做不到這些。孩子的飲食行為,都隨心所欲。做得不對應訓誡的時候反而夸獎他,應當訶責的時候反而嘻笑,等孩子長大懂事后,還以為理法就是這樣。驕慢的習慣已經養成,這時候大人才來管教他。就是打死他也不能建立尊長的威信,孩子的忿怒天天增長反而會增加他的怨恨。等孩子長大成人,終是德行不好。孔夫子說:“小時候形成的習慣就好像天性一樣,習慣會成為自然。”所講的就是這個道理。俗話說:“教育媳婦要從她初來時開始,教育孩子要從他小的時候開始。“這句話真是說得太正確了。

                1553117994381182.jpg

                糾正孩子缺點,如同有病用藥

                1553118016761566.jpg

                【原文】

                凡人不能教子女者,亦非欲陷其罪惡;但重于訶怒,傷其顏色,不忍楚撻慘其肌膚爾。當以疾病為喻,安得不用湯藥針艾救之哉?又宜思勤督訓者,豈愿苛虐于骨肉乎?誠不得已也。

                王大司馬母衛夫人,性甚嚴正。王在湓城,為三千人將,年逾四十,少不如意,猶捶撻之,故能成其勛業。

                【譯述】

                《顏氏家訓》又說:那些不能好好教育子女的人,也不是存心要把子女陷入罪惡之中;只不過是不愿讓子女因自己的責罵而感到臉上不好看,不忍心責打讓子女皮肉受苦罷了。拿人生了病來作個比喻,人有病難道能不用湯藥和針砭、艾熏來救治嗎?我們反過來想一想那些勤于督促訓導孩子的人,難道他們真是愿意讓孩子受虐待嗎?實在是不得已才這樣做的啊。

                《顏氏家訓》還說:大司馬王僧辯的母親魏太夫人,品性很嚴正,王僧辯在湓城(九江)擔任軍職,地位已相當高,年紀也四十多了,但稍有做得不對的地方,魏太夫人還是要打他,所以最后王僧辯能建功立業。

                1553118035152020.jpg

                愛而不教,反害其子

                1553118055346294.jpg

                【原文】

                梁元帝時,有一學士,聰敏有才,少為父所寵,失于教義。一言之是,遍于行路,終年譽之;一行之非,掩藏文飾,冀其自改。年登婚宦,暴慢日滋,竟以語言不擇,為周逖抽腸釁鼓云。然則愛而不教,適所以害之也。《傳》稱鸤鳩之養其子,朝從上下,暮從下上,平均如一。至于人,或不能然。《記》曰:父之于子也,親賢而下無能。使其所親果賢也,所下果無能也,則善矣。其溺于私愛者,往往親其無能,而下其賢,則禍亂由此而興矣。

                【譯述】

                《顏氏家訓》又說:“梁元帝時有一個士人,從小聰明有才能,很受父親寵愛,但家里沒有很好地教育他。他只要有一句話說得有點理,他父親就不斷地夸獎他,一年到頭到處與人談論;一件事做錯了,他父親就百般為他掩飾,替他找各種借口,希望他自己慢慢能改正。后來這人長大成人之后,不好的品質越發展越嚴重,待人粗暴傲慢,最后終于因為講話隨便,觸犯了有權勢的周逖,而被周逖抽腸釁鼓,慘殺而死。”這樣看來,家長對子女如果一味溺愛而不懂得去教誨,恰恰是害了孩子。《左傳》說:鸤鳩鳥在喂養孩子的時候,早晨從上到下輪流,晚上從下到上輪流,始終能平等對待,沒有偏向。人反倒不能這樣。《禮記》說:父親對于子女,一般都是偏親聰明有才干的,而對于才能差一些的就不太喜歡。如果為父親的所偏親的果真有才有德,不喜歡的果真是品行才能很差的,那還算是不錯的;然而,有些做父親的因溺于私愛,往往是偏親那些無品行無才能的,而疏遠品行端正有才能的。那么,家里的不和與禍亂就從此而生發了。

                1553118078654849.jpg

                父母對待子女,不宜偏親偏愛

                1553118098495766.jpg

                【原文】

                《顏氏家訓》曰:人之愛子,罕亦能均。自古及今,此弊多矣。賢俊者自可賞愛,頑魯者亦當矜憐。有偏寵者,雖欲以厚之,更所以禍之。共叔之死,母實為之;趙王之戮,父實使之。劉表之傾宗覆族,袁紹之地裂兵亡,可謂靈龜明鑒。此通論也。

                【譯述】

                人們愛自己的兒子,很少能做到沒有偏愛。從古代到現在,這種偏愛的毛病非常多,聰明懂事的孩子自然討人喜愛,頑皮愚魯的孩子也應當憐愛。偏愛雖然是喜歡他,盼他好,而事實上卻是害了他。共叔的死,實際上是他母親的過錯;趙王后來被殺,也是他父親偏寵偏愛造成的惡果;劉表和袁紹最終家破人亡,都可以作為偏愛子女的前車之鑒。

                1553118114979967.jpg

                曾子終身不娶后妻

                1553118139364549.jpg

                【原文】曾子出其妻,終身不取妻。其子元請焉,曾子告其子曰:“高宗以后妻殺孝己,尹吉甫以后妻放伯奇。吾上不及高宗,中不比吉甫,庸知其得免于非乎?”

                【譯述】

                曾子休掉了他的妻子,終身沒有再娶。曾子的兒子曾經勸父親再娶后妻,曾子對兒子說:“殷高宗武丁因為后妻進讒言,害死了自己的兒子孝己;周宣王尹吉甫也因為娶了后妻的緣故,放逐了自己的兒子伯奇。我上比不上殷高宗,中比不上尹吉甫,怎么能保證娶了后妻而不發生禍亂呢?”

                1553118152625460.jpg

                續娶后妻,極易敗家

                1553118169143094.jpg

                【原文】

                后漢尚書令朱暉,年五十失妻。昆弟欲為繼室。暉嘆曰:“時俗希不以后妻敗家者。”遂不娶。今之人年長而子孫具者,得不以先賢為鑒乎!

                【譯述】

                東漢尚書令朱暉,五十歲的時候死了妻子。兄長想為他續弦,他嘆息道:“現在,因為續娶后妻敗家的事例很多。”于是不再續娶。如今那些年事已高且子孫滿堂的人,難道能不以前代的賢人為榜樣嗎?

                1553118184565241.jpg

                子不孝父不慈,其罪惡均等

                1553118202381918.jpg

                【原文】

                《內則》曰:“子婦未孝未敬,勿庸疾怨,姑教之。若不可教,而后怒之。不可怒,子放婦出而不表禮焉。”

                【譯述】

                《內則》說:“兒子和媳婦不孝順不恭敬,也不用怨恨,應該耐心地教育他們。如果不聽教育,然后再去指責他們。指責了也不改正,就將兒子和媳婦趕出家門但不去明說他們違背了孝道。”

                1553118222494206.jpg

                【原文】

                君子之所以治其子婦,盡于是而已矣。今世俗之人,其柔懦者,子婦之過尚小,則不能教而嘿藏之。及其稍著,又不能怒而心恨之。至于惡積罪大,不可禁遏,則喑嗚郁悒,至有成疾而終者。如此,有子不若無子之為愈也。其不仁者,則縱其情性,殘忍暴戾,或聽后妻之讒,或用嬖寵之計,捶撲過分,棄逐凍餒,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已。《康誥》稱:“子弗祗服厥父事,大傷厥考心;于父不能字厥子,乃疾厥子。”謂之元惡大憝,蓋言不孝不慈,其罪均也。

                【譯述】

                君子對待兒子和媳婦的辦法,就是這么個道理。如今世俗之人中的那些柔弱無能的父輩,在兒子、媳婦的過錯還小的時候,不能及時教育,而是盡力去遮掩。等到他們的過失越來越大的時候,父母又不能發怒去責備他們。等到子女罪大惡極,不能遏制的時候,父母就憂愁苦悶,甚至有人積郁成病,含恨而死。如果這樣,有子女還不如沒子女好。另一方面,也有那些不仁不義的父親,放縱自己的情性,殘忍暴戾地對待子女,有的聽信后妻的讒言,有的用親信的計謀,對兒女過分捶打,或者把子女趕出家門,讓他們挨饑受餓,必欲置之死地才肯罷休。《康誥》說:“子女不能孝順父親,就會大大傷害父親的心;父親不能夠養育他的子女,就是仇恨子女。”這樣的人可以稱之為大惡人,這段話大概是說子女不孝順和父親不慈祥,他們的罪惡一樣大。

                1553118242741895.jpg

                慈母敗子

                1553118260889270.jpg

                【原文】

                為人母者,不患不慈,患于知愛而不知教也。古人有言曰:“慈母敗子。”愛而不教,使淪于不肖,陷于大惡,入于刑辟,歸于亂亡。非他人敗之也,母敗之也。自古及今,若是者多矣,不可悉數。

                【譯述】

                為人之母,不怕不慈祥,怕的是只知道疼愛子女而不懂得去教育子女。古人說:“慈母敗子。”母親溺愛子女卻不能教育子女,使子女淪為壞人,陷入惡跡劣行,最終受到懲罰,引出禍亂,自取滅亡。毀他的并非他人,恰恰是做母親的害了他。從古到今,這樣的例子太多了,不可勝數。

                1553118277718762.jpg

                古代圣賢重胎教

                1553118294484085.jpg

                【原文】

                周大任之娠文王也,目不視惡色,耳不聽淫聲,口不出敖言。文王生而明圣,卒為周宗。君子謂大任能胎教。古者婦人任子,寢不側,坐不邊,立不蹕,不食邪味,割不正不食,席不正不坐,目不視邪色,耳不聽淫聲。夜則令瞽誦詩,道正事。如此,則生子形容端正,才藝博通矣。彼其子尚未生也,固已教之,況已生乎!

                【譯述】

                周文王的母親懷周文王的時候,眼睛不看不好的顏色,耳朵不聽淫蕩的聲音,嘴里不說戲虐調笑的語言。因此,文王生下來就明白賢圣,最終成為開創周代工業的一代圣主。有才德的人認為婦女在懷孕的時候可以胎教,古代的婦女在懷孕的時候,睡覺不側臥,不在靠邊的地方坐,不一只腳站立,不吃亂七八糟的東西。食物切得不端正不吃,炕席鋪得不正不坐,眼睛不看不好的顏色,耳朵不聽淫蕩的聲音。晚上讓盲人朗誦詩,談論正事。這樣,生下的孩子相貌體形端正,才能出眾。人家的孩子還沒有出生,就已經開始教育了,而況出生之后呢?

                1553118313312335.jpg

                孟母三遷教子

                1553118338281851.jpg

                【原文】

                孟軻之母,其舍近墓,孟子之少也,嬉戲為墓間之事,踴躍筑埋。

                孟母曰:“此非所以居之也。”乃去。舍市傍,其嬉戲為衒賣之事。孟母又曰:“此非所以居之也。”乃徙。舍學宮之傍,其嬉戲乃設俎豆揖讓進退。孟母曰:“此真可以居子矣!”遂居之。孟子幼時問東家殺豬何為,母曰:“欲啖汝。”既而悔曰:“吾聞古有胎教,今適有知而欺之,是教之不信。”乃買豬肉食。既長就學,遂成大儒。彼其子尚幼也,固已慎其所習,況已長乎!

                【譯述】

                孟軻的母親家住在靠近墓地的地方,孟軻小時候就常玩些挖墓埋死人的游戲,而且玩得非常起勁。母親就說:“此處不適合居住。”于是將家搬走,遷居到集市旁邊,于是孟軻又以學習商販吆喝叫賣為游戲。

                孟母又說:“這里也不適合居住。”就又舉家遷徙,搬到學校旁邊的房舍里,這樣孟子就玩些祭祀、揖讓、進退的有關禮儀方面的游戲。孟母高興地說:“這里才是居住的好地方。”于是就在這里安居。孟子小時候問母親鄰居為什么要殺豬,母親回答說:“給你吃肉。”說完又后悔了,心想:“我聽說古人就很注重胎教,現在孩子剛懂事,我就欺騙他,這是教他不講信用。”因此為了證明自己說話算數,孟母就買豬肉給孟子吃。孟子長大后讀書學習,終于成為博學多才的大學問家。孟母在孩子小的時候,就認真培養兒子的好習慣,何況在兒子長大之后呢?

                1553118356634919.jpg

                為子待客,其母斷發

                1553118389424273.jpg

                【原文】

                漢丞相翟方進繼母隨方進之長安,織履,以資方進游學。

                晉太尉陶侃,早孤貧,為縣吏番陽,孝廉范逵嘗過侃,時倉卒無以待賓。其母乃截發,得雙髲以易酒肴。逵薦侃于廬江太守,召為督郵,由此得仕進。

                【譯述】

                漢代的丞相翟方進求學的時候,他的繼母跟隨他到長安,靠編草鞋賺錢來資助方進拜師求學。

                晉代太尉陶侃,從小喪父,家里很窮,他擔任番陽縣吏之時,孝廉范逵來家探訪。一時間家里沒有東西招待客人,他的母親就剪掉頭發,用頭發換來酒肴招待客人。后來,范逵向廬江太守推薦陶侃,太守就任命陶侃為督郵,陶侃從此進身仕途。

                1553118407228982.jpg

                兒子交友不善,母親拒絕吃飯

                1553118425917628.jpg

                【原文】

                后魏鉅鹿魏緝母房氏,緝生未十旬,父溥卒。母鞠育不嫁,訓導有母儀法度。緝所交游,有名勝者,則身具酒饌。有不及己者,輒屏臥不餐,須其悔謝乃食。

                【譯述】

                后魏時候鉅鹿魏緝的母親房氏,魏緝剛生下來還不到十旬,他的父親魏溥就死了。魏緝的母親為了養育魏緝,不再改嫁,魏母教育孩子頗知禮儀法度。魏緝在外邊結交的人如果是有好名聲的,來家做客,魏母就親自準備酒食,款待客人。如果是品德修養差的人,她就睡在屏風后面,不出來吃飯,一定要在事后兒子表示悔恨,向她謝罪,她才肯吃飯。

                1553118440672237.jpg

                不以肥鮮所動,教子勤學讀書

                1553118457579679.jpg

                【原文】

                唐侍御史趙武孟,少好田獵,嘗獲肥鮮以遺母。母泣曰:“汝不讀書,而田獵如是,吾無望矣!”竟不食其膳。武孟感激勤學,遂博通經史,舉進士,至美官。

                【譯述】

                唐代侍御史趙武孟,少年的時候喜歡打獵。有一次捕獲了一些又肥又鮮的獵物,他將獵物獻給母親。母親不但沒有高興,反而哭著說:“你不讀書,卻去無休止地打獵,我沒有指望了!”于是不吃飯。武孟為母親的教誨所感動,開始勤奮學習,終于博通經史,考中進士,當了大官。

                1553118471443747.jpg

                勸子苦讀,口含黃連

                1553118488626027.jpg

                【原文】

                天平節度使柳仲郢母韓氏,常粉苦參、黃連和以熊膽以授諸子,每夜讀書使噙之,以止睡。

                【譯述】

                天平節度使柳仲郢的母親韓氏,常常浸泡苦參、黃連和熊膽,交給幾個兒子,兒子們每天晚上讀書的時候,她就讓他們將這些東西含在嘴里,用這個辦法來制止他們打瞌睡。

                1553118505854172.jpg

                編輯/蕭文

                上一篇:家范卷三 父母/父/母(二) 下一篇:家范卷二 祖 返回列表
                Copyright @ 2011-2015.Kinetika All rights reserved. 遼ICP備17001860號-1 特別聲明:網站信息僅歸民風網所有,未經過同意不得轉載或下載圖片。 沈陽網站建設 龍興科技
                国产A级毛片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