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zzdt"></address>

                民風網
                民風網
                第一學堂

                家范卷四 子上(一)

                文章來源:國學導航 更新時間:2019-03-211624

                1553115685815515.jpg

                百善孝為先

                1553115704622795.jpg

                【原文】

                《孝經》曰:“夫孝,天之經也,地之義也,民之行也。天地之經,而民是則之。”又曰:“不愛其親而愛他人者,謂之悖德;不敬其親而敬他人者,謂之悖禮。以順則逆,民無則焉。不在于善,而皆在于兇德。雖得之,君子不貴也。”又曰:“五刑之屬三千,而罪莫大于不孝。”

                孟子曰:“不孝有五:惰其四支,不顧父母之養,一不孝也;博弈好飲酒,不顧父母之養,二不孝也;好貨財,私妻子,不顧父母之養,三不孝也;從耳目之欲,以為父母戮,四不孝也;好勇斗狠以危父母,五不孝也。”夫為人子,而事親或虧,雖有他善累百,不能掩也,可不慎乎!

                【譯述】

                《孝經》說:“孝順,就像天上日月運行一樣是永恒的規律,也像地上萬物生長一樣是不變的法則,更是天下民眾的行為準則。天地間的規律,萬民都要遵循。”又說:“不喜愛自己的親人卻去喜愛他人,這叫做違背道德;不敬重自己的父母卻敬重別人,這是違反禮法。君王訓導萬民要尊敬愛戴父母,而有的人卻違背道德和禮法,這種人即使能得志,君子也不以此為貴。”又說:“五種刑罰的罪狀包括三千條,而其中罪惡最大的就是不孝。”孟子說:“不孝順有五種情狀:好逸惡勞,不顧父母的養育之恩,這是第一種不孝;沉湎于賭博和酗酒,不顧父母的養育之恩,這是第二種不孝;貪圖錢財,只顧自己的妻子兒女,卻不顧父母的養育之恩,這是第三種不孝;尋歡作樂,給父母帶來恥辱,這是第四種不孝;喜歡打架斗毆而危及父母,這是第五種不孝。”做為人子,在侍奉父母方面如果做得不夠,即便其他的長處優點再多,也不能掩蓋他的罪過。所以為人子女能不小心謹慎嗎?

                1553116458473157.jpg

                以父母之樂為樂,以父母之憂為憂

                1553116440785140.jpg

                【原文】

                《經》曰:“君子之事親也,居則致其敬,養則致其樂,病則致其憂,喪則致其哀,祭則致其嚴。”

                【譯述】

                《孝經》說:“君子侍奉父母親,平日家居要盡量做到恭敬,贍養父母要讓父母得到歡樂,父母生病了就要憂慮,父母去世就要表現得十分哀痛,祭祀父母時要非常嚴肅。”

                1553116421323491.jpg

                養父母而不恭敬,何異于養犬馬

                1553116406394028.jpg

                【原文】

                孔子曰:“今之孝者,是謂能養。至于犬馬,皆能有養。不敬,何以別乎?”《禮》:子事父母,雞初鳴,咸盥漱,盛容飾以適父母之所。父母之衣衾、簟席、枕幾不傳,杖、履祗敬之,勿敢近。敦牟、卮,非馂莫敢用。在父母之所,有命之,應唯敬對,進退周旋慎齊。升降、出入揖遜。不敢噦噫、嚏、咳、欠、伸、跛、倚、睇視,不敢唾洟。寒不敢襲,癢不敢搔。不有敬事,不敢袒褶。不涉不撅。為人子者,出必告,反必面。所游必有常,所習必有業,恒言不稱老。

                又:“為人子者,居不主奧,坐不中席,行不中道,立不中門。食饗不為概,祭祀不為尸。聽于無聲,視于無形。不登高,不臨深,不茍訾,不茍笑。孝子不服闇,不登危,懼辱親也。”

                【譯述】

                孔子說:“如今的所謂孝子,僅僅稱得上是能夠贍養父母。但是狗和馬,不也被養著嗎?如果贍養父母不表現出恭敬來,那么這與養狗養馬又有什么區別呢?”《禮記》說:子女侍奉父母,在雞剛叫的時候就要起床洗漱,穿戴整齊去拜見父母。父母所用的衣被、炕席、枕頭等,不能去隨便移動,即便是對父母的拐杖和鞋子,也要恭恭敬敬,不能隨便靠近。父母使用的食器、酒具,在父母用完之后,才能使用。在父母的居所,如果父母有所吩咐,應答都要唯唯喏喏、恭恭敬敬。進退周旋要謹慎而莊重,舉止行動要有禮而謙遜,不能放肆地打呃、打噴嚏、咳嗽、打哈欠、伸懶腰、跛行、斜靠、斜眼看人看物,也不能隨便吐唾沫、擤鼻涕。即便是冷,也不能在衣服外邊再套衣服;即便是癢,也不能去搔。如果不是受父母之命,不敢隨便脫去外邊的衣服。自己身上的衣服要穿戴齊整,不要拖來拖去,或隨便撩起來。為人之子,出門必須向父母告辭,回家必須向父母問安。出游必須有規矩,學習必須有所立業,說話不能擺資格。

                《禮記》里又說:“為人之子,住房不能占據西南角尊長的位置,坐的時候不能坐在正中間,走路也不能走中間,站立不能站在門的中間,吃飯不能挑三揀四,祭祀時不能充當受祭者而接受別人的禮拜。默默傾聽別人的意見,不要多插嘴;察顏觀色,善解人意。為人子,不能登高臨深,冒險行事,不能胡亂罵人,不能隨便說笑。孝子不在暗地里做事,不到危險的地方,怕的是因為自己的行為辱沒了父母。”

                1553116376554598.jpg

                父母面前不顯尊貴

                1553116361674155.jpg

                【原文】

                宋武帝即大位,春秋已高,每旦朝繼母蕭太后,未嘗失時刻。彼為帝王尚如是,況士民乎!

                【譯述】

                南朝宋武帝登基稱帝時,年事已高,但是他每天清晨都要朝拜繼母蕭太后,而且從未錯過時刻。他做了帝王,尚且能夠這般孝順母親,更何況一般的士人百姓呢?

                1553116339664339.jpg

                【原文】

                梁臨川靜惠王宏,兄懿為齊中書令,為東昏侯所殺,諸弟皆被收。

                僧慧思藏宏,得免。宏避難潛伏,與太妃異處,每遣使恭問起居。或謂:“逃難須密,不宜往來。”宏銜淚答曰:“乃可無我,此事不容暫廢。”彼在危難尚如是,況平時乎!

                為子者不敢自高貴,故在《禮》:“三賜不及車馬。”不敢以富貴加于父兄。

                【譯述】

                梁代臨川靜惠王蕭宏的哥哥懿擔任齊朝中書令,被東昏侯所殺,幾個弟弟都被收斬。和尚慧思將蕭宏藏匿起來,因此蕭宏得以幸免。蕭宏潛伏避難,與太妃異地而居,但是他還經常派人問候太妃的起居生活。

                有人對他說:“你正在逃難,必須保密,不應該和太妃來往。”蕭宏流淚答道:“寧可讓我去死,也不能不行孝道。”他身處危難之中尚且能如此盡孝道,何況平時呢?

                做為人子,不能在父母面前顯示身份高貴,所以《禮記》中說:“三賜不及車馬。”不敢在父兄面前表現自己的富有和尊貴。

                1553116314816246.jpg

                【原文】

                國初,平章事王溥,父祚有賓客,溥常朝服侍立。客坐不安席。祚曰:“豚犬,不足為之起。”此可謂居則致其敬矣。

                【譯述】

                宋朝初年,平章事王溥的父親王祚每當在家招待客人的時候,王溥就穿著上朝的衣服侍立一旁。客人坐著頗覺不安。王祚就說:“他是我的兒子,不必因為他是平章事就起身。”這可以說是為子女的平日家居就要表示對父母的恭敬。

                1553116294283257.jpg

                待奉父母,要有耐心

                1553116276469205.jpg

                【原文】

                《禮》:“子事父母,雞初鳴而起,左右佩服以適父母之所。及所,下氣怡聲,問衣燠寒,疾痛苛癢,而敬抑搔之。出入則或先或后,而敬扶持之。進盥,少者奉槃,長者奉水,請沃盥,卒,授巾。問所欲而敬進之,柔色以溫之。。”父母之命勿逆勿怠。若飲之食之,雖不嗜,必嘗而待;加之衣服,雖不欲,必服而待。

                又,“子婦無私貨,無私畜,無私器。不敢私假,不敢私與。”

                又,為人子之禮,冬溫而夏凊,昏定而晨省,在丑夷不爭。

                【譯述】

                《禮記》說:“子女侍奉父母,在雞剛叫的時候就要起床,穿戴整齊到父母的居室。到了父母的居所,要和顏悅色,向父母問寒問暖。父母如果有疾病癢痛,就要非常恭敬地去想辦法解除。如果是與父母一起出入,就或者在前邊引導,或者在后邊侍奉,非常恭敬地去攙扶。扶父母進了洗漱間,年紀小的趕快端來臉盆,年紀大的給倒上水,請父母洗臉。洗罷,將毛巾遞過去。然后再問父母需要什么,及時奉送上去,還要用柔和的態度來慰藉父母。。”對于父母的吩咐,不能違逆,也不能應付。如果是父母讓你吃喝,即使不對你的口味,你也必須吃一點,然后聽從父母的吩咐;如果是父母給你一件衣服,你即使不喜歡,也一定要先穿在身上,然后等父母讓你脫,你再脫去。

                《禮記》又說:“兒子和媳婦不能私自積蓄家產,也不能有自己的用具東西。不能私自和別人借東西,也不能私自將家里的東西送給別人。”《禮記》還說:作為人的子女,應該奉行這樣的禮數:冬天要為父母溫暖被褥,夏天要為父母扇涼臥席;晚上要為父母安頓好床鋪,早晨要向父母問安。而且不能和兄弟姐妹們有所爭執。

                1553116254647782.jpg

                自己有節操,方能孝父母

                1553116240151501.jpg

                【原文】

                孟子曰:“曾子養曾皙,必有酒肉;將徹,必請所與。問有馀,必曰:‘有。’曾皙死,曾元養曾子,必有酒肉。將徹,不請所與,問有馀,曰:‘亡矣。’將以復進也。此所謂養口體者也。若曾子,則可謂養志也。事親若曾子者,可也。”

                【譯述】

                孟子說:“先前曾子奉養他的父親曾皙,每頓飯一定有酒肉;往下撤的時候一定要問,剩下的給誰;曾皙若問還有剩飯嗎?曾子一定回答,‘有。’曾皙死了,曾元養曾子,也一定有酒有肉。往下撤的時候,便不問剩下的給誰了;曾子若問還有剩飯嗎?便說:“沒有了。”意思是留下預備以后進用。這個叫做口體之養。至于曾子對父親,才可以叫做順從親意之養。侍奉父母做到像曾子那樣就可以了。

                1553116212679971.jpg

                可以委屈自己,但不能委屈雙親

                1553116197892797.jpg

                【原文】

                老萊子孝奉二親,行年七十,作嬰兒戲,身服五采斑斕之衣。嘗取水上堂,詐跌仆臥地,為小兒啼,弄雛于親側,欲親之喜。

                【譯述】

                老萊子孝順地侍奉父母,年紀快七十了,還玩嬰兒的游戲。他身著五彩斑斕的衣服,把水端到堂上,裝作跌仆臥倒在地,又假裝小孩啼哭,在父母身邊擺弄小孩,目的是想讓父母高興。

                1553116178963954.jpg

                【原文】

                漢諫議大夫江革,少失父,獨與母居。遭天下亂,盜賊并起,革負母逃難,備經險阻,常采拾以為養,遂得俱全于難。革轉客下邳,貧窮裸跣行,傭以供母,便身之物,莫不畢給。建武末年,與母歸鄉里,每至歲時,縣當案比,革以老母不欲搖動,自在轅中挽車,不用牛馬。由是鄉里稱之曰“江巨孝”。

                【譯述】

                東漢諫議大夫江革,少年時喪父,與母親居住在一起。時逢天下大亂,盜賊并起,江革背著母親逃難,歷盡艱難險阻,常常靠采拾野菜來贍養母親,因此母子得以幸免于難。江革轉而客居下邳,因為貧窮,就赤著腳行走,他依靠給人打工來贍養母親。隨身所用之物,都給母親準備齊全。建武末年,他與母親一起回到故鄉。每至歲時,縣里就清理戶口,江革因為老母害怕搖動顛簸,就自己駕轅拉車,不用牛馬。因此鄉里稱他為“江巨孝”。

                1553116155697210.jpg

                【原文】

                晉西河人王延,事親色養,夏則扇枕席,冬則以身溫被,隆冬盛寒,體無全衣,而親極滋味。

                【譯述】

                晉代西河人王延,很孝順地侍奉父母,夏天就在父母枕邊扇涼風,冬天就以身為父母暖被。隆冬嚴寒,他自己體無全衣,而父母親卻生活得很好。

                1553116136477944.jpg

                端碗先思父母饑飽

                1553116120812376.jpg

                【原文】

                宋會稽何子平,為揚州從事吏,月俸得白米,輒貨市粟麥。人曰:“所利無幾,何足為煩?”子平曰:“尊老在東,不辦得米,何心獨饗白粲!”每有贈鮮肴者,若不可寄至家,則不肯受。后為海虞令,縣祿唯供養母一身,不以及妻子。人疑其儉薄。子平曰:“希祿本在養親,不在為己。”問者慚而退。

                【譯述】

                宋代會稽人何子平,擔任揚州從事吏,每月俸祿所得的白米,總要拿去賣掉買粟麥。有人說:“賣了米再買粟麥獲利并不多,何必要那么麻煩呢?”子平說:“我母親住在東邊,不能得到白米,我怎么能獨自享受白米呢?”每次有人送給他好吃的東西,如果不能寄到家里,他就不肯接受。后來他擔任海虞縣令,所得俸祿只供養母親一個人,完全不顧及妻子兒女。有人懷疑他過于節儉小氣。子平就說:“我之所以出來求官,原本就是為供養父母,而不是為了自己。”向他問話的人羞慚而退。

                1553116098174420.jpg

                【原文】

                同郡郭原平養親,必以己力,傭賃以給供養。性甚巧,每為人傭作,止取散夫價。主人沒食,原平自以家貧,父母不辦有肴飯,唯餐鹽飯而已。若家或無食,則虛中竟日,義不獨飽,須日暮作畢,受直歸家,于里糴買,然后舉爨。

                【譯述】

                同郡郭原平侍養父母,一定要靠自己的勞動所得來供養。他秉姓靈巧,每次為人做工,只取散夫零工的價錢。主人供飯,郭原平認為家中貧窮,父母吃不上葷菜,自己也就只吃鹽飯。如果家中沒有糧食,他也就整天不吃飯,等到天黑收工,拿了工錢回家的時候,再出去買些糧食,然后回家做飯。

                1553116075274945.jpg

                自己有憂愁,不必告父母

                1553116060402558.jpg

                【原文】

                唐曹成王皋為衡州刺史,遭誣在治,念太妃老,將驚而戚,出則囚服就辟,入則擁笏垂魚,坦坦施施,貶潮州刺史,以遷入賀。既而事得直,復還衡州,然后跪謝告實。此可謂養則致其樂矣。

                【譯述】

                唐代曹成王皋擔任衡州刺史時,受他人誣告將要被治罪。他想到太妃年老,將會為這件事驚慌、愁苦。于是出了家門他就穿著囚徒的衣服準備受刑,一回到家里就官服裝束,裝出一副坦然快樂的樣子。后來他被貶為潮州刺史,就假裝他要升遷調動,回家向太妃表示祝賀。不久,他的冤案得以平反,他又回到衡州,他才向太妃跪稟實情。這可以稱之為贍養父母就要想方設法讓他們享受歡樂。

                1553116036249068.jpg

                久病床前,亦有孝子

                1553116014680683.jpg

                【原文】

                《禮》:父母有疾,冠者不櫛,行不翔,言不惰,琴瑟不御。食肉不至變味,飲酒不至變貌,笑不至矧,怒不詈,疾止復故。

                【譯述】

                《禮記》說:父母有病的時候,成年子女不能梳頭打扮,走路也不能像平日那樣輕捷,不說閑話,不能鼓琴弄瑟。吃肉不能講究滋味,喝酒要少,笑不露齒,怒不能罵人,父母病愈后,子女方能恢復常態。

                1553115991259699.jpg

                【原文】

                文王之為世子,朝于王季,日三。雞初鳴而衣服,至于寢門外,問內豎之御者曰:“今日安否?何如?”內豎曰:“安。”文王乃喜。及日中,又至。亦如之。及莫又至,亦如之。其有不安節,則內豎以告文王。文王色憂,行不能正履。王季復膳,然后亦復初。武王帥而行之,不敢有加焉。文王有疾,武王不脫冠帶而養。文王一飯亦一飯,文王再飯亦再飯。旬有二日,乃間。

                【譯述】

                周文王為世子的時候,每天上朝問候君父季歷三次。雞剛叫的時候他就穿好衣服,來到父親的寢門外邊,問掌管內外事務的值班人員:“君父今天可好嗎?他老人家怎么樣?”值班人員說:“很好。”周文王便喜形于色。到中午,周文王又來到父親的寢門外,又如早晨一般問候。

                到日暮的時候又來問候。如果父親有不舒服的地方,值班人員就告訴給文王,文王就表現得非常憂愁,連走路都是歪歪斜斜的。直到父親重新開始吃飯,文王才恢復如初。后來周武王完全遵循父親文王的做法行事,不敢有一點改動。文王有病的時候,武王則不脫衣服,不解冠帶地侍奉。如果文王吃一次飯,他也只吃一次飯;文王吃兩次飯,他也吃兩次飯。

                這樣整整一旬零兩天,父親的病才痊愈。

                1553115967998636.jpg

                【原文】

                漢文帝為代王時,薄太后常病。三年,文帝目不交睫,衣不解帶,湯藥非口所嘗弗進。

                【譯述】

                漢文帝任代王時,薄太后經常生病。三年之中,漢文帝沒有好好睡過覺,也沒有脫過衣服,盡心竭力侍候太后。凡是薄太后喝的藥,文帝都要親自嘗過后才進獻。

                1553115949399417.jpg

                【原文】

                晉范喬父粲,仕魏,為太宰中郎。齊王芳被廢,粲遂稱疾闔門不出,陽狂不言,寢所乘車,足不履地。子孫常侍左右,候其顏色,以知其旨。如此三十六年,終于所寢之車。喬與二弟并棄學業,絕人事,侍疾家庭。至粲沒,不出里邑。

                【譯述】

                晉代范喬的父親粲,曾在魏國做官,擔任太宰中郎。因為齊王芳被廢黜,粲于是假裝有病,閉門不出。他裝作瘋狂而不說話,終日睡在車上,腳都不沾地。他的子孫們經常侍奉左右,看他的臉色來判斷他的欲求。這樣長達三十六年,直到他死在他睡的那個車子上。這期間,范喬和兩個弟弟都放下學業,謝絕人事,在家里侍候父親。直到父親去世,他們都沒有離開所居鄉里一步。

                1553115894589517.jpg

                編輯/蕭文

                上一篇:家范卷四 子上(二) 下一篇:家范卷三 父母/父/母(二) 返回列表
                Copyright @ 2011-2015.Kinetika All rights reserved. 遼ICP備17001860號-1 特別聲明:網站信息僅歸民風網所有,未經過同意不得轉載或下載圖片。 沈陽網站建設 龍興科技
                国产A级毛片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