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zzdt"></address>

                民風網
                民風網
                民風研究室

                肅慎人和愛斯基摩人的極大相似性

                文章來源:網絡 更新時間:2020-11-2554

                肅慎人和愛斯基摩人極大相似性與兩種命運

                肅慎人和愛斯基摩人,這兩個民族有著極大相似性。如對生命的態度、祖源的信仰、民族品格等。兩個民族又有著不同的發展路徑與命運,如肅慎人的大清王朝,愛斯基摩人的適應中融合而生存發展。比較二者異同,其揭示的生存發展之理,值得現實的人們借鑒。

                一、兩個民族的共性

                1、同處苦寒之地,塑造了兩個民族共同的品格

                愛斯基摩人。數千年前,從亞洲出發,渡過白令海峽,來到北美洲。由于遇到當地印第安人的阻擊,退到北極圈內生活。在印第安人看來,這些人到了北極圈內,不是被凍死,就得被餓死。所以沒有去理會。來到北極圈的愛斯基摩人,不斷適應極寒氣候條件,他們當中的大部分人沒有被凍死。而且,還練就了吃生肉的特殊本領,沒有被餓死。以一種獨特的生活方式存活了下來。為此,印第安人送給他們一個稱呼,即“愛斯基摩”,意思是“吃生肉的人”。愛斯基摩人并不喜歡“愛斯基摩”的稱呼,他們更愿意讓人稱他們為“因紐特人”,意思是“真正的人”。由此,愛斯基摩人又稱“因紐特人”。

                適者生存,使愛斯基摩人身材變得矮且粗,皮下脂肪很厚,增強了防寒特性。眼睛變得細小,增強了防止極地冰雪強烈反光傷害的特質。

                在居住方面,愛斯基摩人更是注重防寒保暖,有石屋、木屋和雪屋,一半陷于地下。

                愛斯基摩人

                肅慎人,是中國東北白山黑水的地道主人。他們分布在今天長白山以北,松花江中下游、牡丹江流域和黑龍江中下游。牡丹江地區是其活動的中心。

                從現在考古看,早在商周之際,在這些區域就有肅慎人在活動。在鏡泊湖鶯歌嶺遺址,發現了肅慎人的石器、陶器和骨角器,石器有石斧、石鋤、石錛、石刀、石矛等。根據儀器檢測推斷,這個遺址距今3000年左右。

                肅慎人的房子,同樣是“常為穴居,以深為貴,大家至九梯”。

                愛斯基摩人,是人類中生活在地球最北的。

                肅慎人,是中國人祖先中最早生活在疆域內最北的。

                愛斯基摩人遷徙的路線,與肅慎人生活區域存在重合。這種重合,不僅是時間上的,還有空間上的。肅慎人與愛斯基摩人都屬亞裔黃種人,傳統信仰都是薩滿教。我們有理由猜想,肅慎人和愛斯基摩人有著共同的祖先或地緣融合生存經歷。或者說,肅慎人是留守亞洲的愛斯基摩人,而愛斯基摩人是流浪北極的肅慎人。

                2、同樣狩獵為生,練就了兩個民族共性的本領

                愛斯基摩人,生活在海邊,以漁獵為生。他們的狩獵對象,既有海洋里的,也有陸地的,海象、鯨、鴨子、白熊、都是他們獵殺的對象。

                狩獵的工具,愛斯基摩人通常用漁叉。在古代,他們少不了用既是生活工具,又是戰斗武器的弓箭。

                肅慎人,生活的區域比愛斯基摩要好一些,既有江河湖海,也有森林平地,他們最具特色的工具是石砮,即石制的箭頭。

                在漢魏時,肅慎被稱為挹婁,在南北朝時被稱為勿吉,在隋唐時被稱靺鞨,之后是女真,最后形成滿族。

                肅慎人在捕魚

                肅慎人捕魚

                無論叫什么,這個生活在古代東北的中國民族,都以善于射箭而聞名。而射箭的本領,則是從小狩獵而練成的。

                3、同樣看談生死,形成了兩個民族相同的風俗

                愛斯基摩人對老人非常尊重,但因為食物比較緊張,一些得病或者行動不便的老人,會用主動去死的方式來為種族節省食物。

                他們的死法很獨特,不是死在家里,而是獨自走出家門,來到大型野獸出沒的地方,讓它們把自己吃掉。在老人們的心理,自己喂飽了這些野獸,也許這些野獸會被種族的孩子們捕獲。這樣,他們的死就有價值了。

                這種價值觀,讓我們想起一句詩: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落紅的護花,不是自覺的。而愛斯基摩老人,卻是自覺而讓人震撼。

                愛斯基摩人,父子、兄弟在狩獵時,如果遇到冰層突然斷裂,隨著冰塊漂向大洋深處的,就基本上無生還可能。而被冰塊帶走的人,絲毫不慌張,平靜向親人揮手告別,而留下的人,不哭也不叫,好似此人只是出門暫別,不是面對死亡。

                肅慎人,對于生死,史書上有記載:“若秋冬,以其尸捕貂,貂其其肉,則多得之”。肅慎人,在父母死的時候,男子不允許哭,如果哭了就會被認為意志不堅強(哭者謂之不壯),把死亡視為平常之事。

                肅慎 人雕像

                肅慎人雕像

                這兩個民族這方面風俗上的共性,與他們生活在極其惡劣的環境有關。這個環境要求適者有強大的忍耐力和極其勇敢品格。

                二、兩個民族不同的發展路徑

                類同的極寒生存環境,讓兩個民族生成與傳承著共同的防寒特性,共同的狩獵本領,共同的人生觀及其習俗。尤其是看淡生死,是為面對死亡的司空見慣,在思想意識中形成的常態性的平淡,而不再懼怕。對于愛斯基摩人是這樣,對于肅慎人也是如此。

                受外族影響不同,形成兩個民族不同的生存路徑。

                愛斯基摩人由于生存于極寒之所,因印第安人適應不了那里的生活,而少有打擾,相對平靜、安寧了許多。因而,愛斯基摩人保持著其獨有的生活方式,自然地繁衍生息,直至融入當地社會。目前分布于格陵蘭、美國、加拿大和俄羅斯四國,從西伯利亞、阿拉斯加到格陵蘭的北極圈內外約3萬余人,加上生活在其他各地的,共6萬余人。

                肅慎人與愛斯基摩人不同,不僅有極地嚴寒和資源匱乏,還會不斷地受到外族擠壓。因而,在與天斗、與地斗、與外族斗的生態環境中,練就出來比愛斯基摩人更加敢于冒險的精神與追求目標上更加堅定的意志力,構成了這個民族極為強悍的品格,與身處中原那些已經安于農耕的民族形成鮮明的反差,以及極強的抗衡能力。從這一意義上說,肅慎人又是幸運的。他們留守于東北這塊肥沃的土地,在數千年的繁衍生息過程中,雖然與其他民族博弈、交匯、交融,在很長一個時期內倍受欺辱。但同時也學習了,進步了,并得到發展壯大。由白山黑水的主人,逐漸發展成強大的女真民族,建立了統治中國北方和東北地區的封建王朝——金朝,直接抗衡中原的漢家王朝;之后,雖幾經朝代更迭,倍受排擠與打壓,仍處于不屈不撓的發展壯大之勢,形成了一個更強大的民族——滿族。并在與中原王朝的博弈中,入主中原,成就二百多年的大清帝國,為人類留下諸多文明。

                這是肅慎與愛斯基摩人(族),因歷史境遇不同、戰略目標選擇不同而形成的兩種不同的命運。

                三、兩個民族帶給人們的啟示

                客觀地審視這兩個民族的發展,尤其是不同境遇下的不同發展形態,至少可以得到以下啟示:

                1、不懼強敵,不畏死亡,是民族生存與發展之根本。這是兩個在自然資源先天不足條件下,從遠古一路波波折折發展到今天的民族,所具有的共性的品格。不懼強敵,不畏死亡,一息尚存,必戰斗到底。這是肅慎自商周一路走來,幾度幾近滅亡,又幾度勃勃興起的族性使然。

                2、特殊本領,生存之道,是民族生存與發展的必由。愛斯基摩人,如果不是“愛斯基摩”,早已滅族;如果適應不了極寒的北極圈,也會滅族。同樣,肅慎人沒有獵殺中練就的“肅慎”品格,早已被外族,尤其是中原強大的民族所滅;如果沒有與猛獸搏斗的技藝,形成的以一抵千百的基本功,靈活多變的戰略戰術,亦同樣被外族所滅。只有本領強大,才無所懼怕。

                3、艱難讓人剛毅,安逸讓人弱志,順應時勢而為方立于不敗之地。艱難的生存環境,造就了兩個民族剛毅不屈的性格。尤其是肅慎人,在倍受異族的排擠打壓中,如同中國歷史上其他的“邊夷崛起治中原”的民族與小國一樣,危機、資源稀缺、外族侵略構成的存亡之憂,讓他們爆發出強大的求生動力,通過對外抗爭,對內改革,或者內外并舉,創造出新模式,催生出強大文明,或締造出強大帝國。是為你強我更強的、大發展必借強敵威懾的客觀定律。當“性命之憂”隨著“強大”而化解,社會也因穩定而開始走向繁榮。“強大”的民族以戰勝者的姿態,內生主宰而尋求享樂之念,在此驅動下,貪圖享樂,習慣安逸,內生懶惰,斗志減弱,把人的劣性暴露無遺。逐漸地由習慣安樂變成依賴依戀,從而不再想改變既得的生態。當“貪婪”衍生的矛盾與問題來臨時,因為觸及到自身利益,而敷衍。不得已也只是選擇做一些小的改良和修補,緩和階級矛盾。從心理上與行動上,不愿意像當年、或像他們的祖輩一無所有時的那樣,自省自律,大膽創新,主動割除弊端,實現自我優化。由此,開始走向腐敗和衰落,步入“阻礙時代進步而被時代剔除”的朝代更迭圈兒。最終由一個更強大的民族,接過管理權,扛起重新掌控與分配社會資源的責任。

                肅慎這個民族在第二次獲得巨大成功,入主中原后,立志滿漢融合,甚至不惜以本族腐敗的當權者的血的代價,而創造了中國歷史上少有的文明。雖然歷代皇帝也都敬業于朝政,但終因保守而滯后于時代,沒能逃脫被更替的命運。縱觀其興衰的內在機理,尤其是近代那段不堪回首的歷史,就如同一面鏡子,時刻對照著后人,警示著后人,以史為鑒,砥礪前行,順應時代進步的節奏謀求發展。這一點,無論對國家,對民族,還是對個業,都有著深遠的意義。是為這個民族帶給后人最大的警示。

                (聲明:本文素材與圖片來源于搜狐網。)

                編輯/蕭文


                上一篇:道德風俗的嬗變與渤海民族的消亡 下一篇: 返回列表
                Copyright @ 2011-2015.Kinetika All rights reserved. 遼ICP備17001860號-1 特別聲明:網站信息僅歸民風網所有,未經過同意不得轉載或下載圖片。 沈陽網站建設 龍興科技
                国产A级毛片在线播放